我來告訴你為什么要用Linux

起這么嚇人的一個題目,本來僅僅想寫一下?Linux。但我確保決不做標題黨。 請注意,這是一篇充溢正能量富有道理的小清新雞湯文,操作系統瘋狂分子請停步。

用 Linux 五年多了,但此前我從來沒有就此寫過一句話。不過我倒是經常問別人:你用什么操作系統?尤其對剛認識的人。因為用 Linux 的人很可能跟我三觀接近,比較容易成為朋友 (警告:逆命題不成立!)。一個無關痛癢的問題能提供如此重要的信息,何樂而不為?

“三觀” 這個詞眼下很流行。這原本是一個嚴肅的概念,現在也不可避免地被解構了。我說的是它的本意。一個人的三觀是什么決定的?無非是她/他經歷的人與事。正常情況下,能影響到三觀的經歷只占極少數。對于跟我一般固執的人,這個比例就更低。如果連中午吃饅頭還是米飯都管用,這三觀也忒不值錢了。

那些重要的人恐怕在回憶錄甚至遺書里才好寫,重要的事倒是可以提前說道說道。對我而言,從 Windows 轉向 Linux 可算是其中之一。

一個操作系統而已,似乎跟饅頭和米飯沒多大差別,有這么重要嗎?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看看 Linux 與 Windows 最本質的區別在哪里。有人會說前者免費,后者需要買 (或偷)。這只是對 “free software” 的曲解。在我看來,二者最重要的區別乃是它們對自己的用戶所做的假設。

對于 Linux,這個假設是:

用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而 Windows 則恰好相反:

用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更不打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說得更直接一些,前者假定用戶是負責任的聰明人,后者反之。Linux 用戶不必沾沾自喜,Windows 用戶先把刀放下。這些只是假設,它們的 (不是我的) 假設。

這么滴吧,我講個故事,一來呢,測驗一下你的智商;二來呢,緩和一下尷尬的氣氛。聽好,可招笑了。說,要把大象裝冰箱 …

呃,不,故事是這樣的:

一位雕刻家愛上了自己創作的女神雕像。他每天對著雕像說話。最后,那座雕像真的變成了一位女神。

這個故事還有另一個版本,你肯定聽過:

在一所小學里,心理學家隨機選擇 20% 的學生,告訴老師他們比別人更聰明。一年之后,這些學生的 IQ 測驗果然 (在統計意義上) 更佳。

這個故事流傳甚廣,但很少有人給出參考文獻。這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一個試驗,1963 年由羅勝道與賈步升在美國加州南舊金山市橡樹小學實施。羅是加州大學心理學家教授,而賈時任橡樹小學校長。二人于 1968 年就此試驗發表了《課堂上的畢馬隆效應》,這里是 BibTeX:

我來告訴你為什么要用Linux

畢馬隆是希臘神話里的一位雕刻家,就是愛上自己作品的那位。這 (兩) 個故事告訴我們:

第一,只要功夫深,不怕女神不動心;

第二,如果有心理學家來你們學校做試驗,躲得越遠越安全 —— 80% 和 20%,你覺得哪個幾率更大一些?

細心的人可能注意到,上面的故事還告訴我們,他人的期望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我們的行為。這就是羅勝道與賈步升所說的 “畢馬隆效應”。

Windows 如何影響用戶的行為我不清楚,而 Linux 對用戶的影響倒是十分有意思。既然假定 “用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發生畢馬隆效應,那么相當一部分用戶會慢慢學會用自己的腦袋思考,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并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就是自由,也是 “free software” 之 “free” 的本意。

說到自由,不能不提?John Stuart Mill?(約翰 · 斯圖亞特 · 穆勒)?的?On Liberty?(《論自由》)。 我有一本嚴復先生譯的《群己權界論》,買英文版贈的。由于是贈本,印刷裝幀不免略顯簡陋。

一次,我的一個同學拿起這本書看了兩眼,問我,這是什么書,不是哪個邪教的教義吧?嚴復恐怕想不到,在他身后近百年,在他的國家二度成為共和國之后六十多年,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高級知識分子會把他的譯著當做 “邪教教義”。

可能有人要問,所謂的 “按自己的意志行事” 不容易發展為自私自利嗎?的確如此,如果沒有后面那句 “并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的話。這就是嚴復把 “On Liberty” 譯為“群己權界論” 的原因。任何一個人,只要不是離群索居,她/他的自由就有一定的界限,而所謂 “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至少包括遵守界限并承擔越界的一切后果。自由絕不等于為所欲為。如果有人說 “free software” 就是用戶可以為所欲為的軟件,那還不如認為它是 “免費軟件”。

前兩天聽到一個有意思的觀點:全能型政府治理下的老百姓往往公德心不太好。比觀點更有意思的是解釋:如果家里來了一個保姆,請來之后才發現他什么都管,從頭到腳為你立一堆規矩,更不幸的是這個保姆還辭不掉,那很多人可能會 “理性地” 選擇與保姆對著干 —— 亂扔煙頭、隨地大小便、擾亂他干活。

觀點我同意,但解釋我不敢茍同。在我看來,這種現象跟操作系統影響用戶行為是一個道理,不過是畢馬隆效應罷了。既然假定老百姓素質不高、無法自理,那么久而久之這可能會變成 (統計意義上的) 現實。與之相關的是陳港生的名言 “國人需要管”。這句話本身無可挑剔。

“群己權界” 本來就暗示每個人都要為他人讓渡自己的一部分自由;在社會上這需要通過管理來實現,所以 “每個社會人都需要管”,國人自然不例外。不過,如果陳先生的意思是 “國人比別人更需要管,因為國人比別人更不具備公民素質”,那可要小心了。一旦這種言論大行其道,其畢馬隆效應將是非常可悲的。

另外,不難注意到,這其實是一種種族歧視言論。在一個高級知識分子把《群己權界論》當邪教教義的社會里,即便有人堂而皇之散布這樣的言論也不奇怪。當然,這都是誅心之論,陳先生是好的。

好像越扯越遠了,說好的 Linux 呢?其實我對 Linux 的了解十分有限,從來是現學現用,谷哥就是我的老師。所以,我沒有資格在技術層面上談論 Linux。不過有幾個非技術問題倒是可以探討一下。

問題一:Linux 對用戶友好嗎?

回答:“Linux is user-friendly. It's just very selective about who its friends are.” 這句話沒有出處,主語本來是 Unix,但 Linux 是 Unix 的一種 (嗎),所以它對 Linux 也成立 (吧)。很多人把這句話當作笑話,但對照一下 Linux 對用戶所做的假設,我們會發現這句話嚴肅至極,一點都不好笑。Linux 對用戶很友好,但它對自己的用戶是有假定的。如果你感覺不到他的友好,那說明你不滿足假定。

問題二:聽你一說,Linux 好像很高大上的感覺。如果我棄 Windows 從 Linux,用不了多久就會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 CEO 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吧?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回答:我不知道你是從哪里聽出 Linux 高大上的。至于你的問題嘛,我還是再講個故事吧:

一個女生要從三個追求者中選擇一個作為自己的白馬王子。三人通過重重考驗,來到最后一關。女生要求他們亮出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結果發現第一個追求者用的是 Windows,第二個用的是 Linux,而剩下那個用的當然是 Mac 了。最后她選了胸大,哦不,最有錢的那一個。

對了,你不會天真到以為用 Mac 的就一定有錢吧?

問題三:上面那個故事里的女生到底應該選哪個?

回答:如果你對故事里給出的答案不滿意,這個問題就難了。不過,如果這個女生想做女王大人,斷不可選擇第二個追求者。否則,根據畢馬隆效應,白馬王子可能會因抑郁而自盡。

問題四:到底 Windows 和 Linux 哪個好?我該用哪一個?

回答:Linux 和 Windows 哪個好?這個問題就跟糾纏豆腐腦該加糖還是加鹽一樣沒有意義。操作系統只是一個工具,適合你的就是最好的。Linux 傳教士們,省省吧!“自由即責任,世人多畏之。” 不論到什么時候,Linux 用戶都將是相對少數,這是人性決定的。如果真的理解 Linux 的哲學,那你應該明白,每一個人都可以問 “我該用哪個”,但任何人都不應管 “她/他該用哪個”。Windows 支持者們,不要再說 “Linux 我試過,太難用,跟 Windows 差距太大”。這很可能是你的真實感受,但明智的做法是裝作從來沒試過,不要宣揚。原因很簡單:“若無力駕馭,自由便是負擔。”

問題五:你怎么不說 Mac?

回答:因為窮。

問題六:說好的哲理呢?說好的正能量呢?說好的小清新呢?說好的雞湯呢?我看你就是一個 “操作系統狂熱分子” 吧?

回答:曾經是,但經過積極改造,現在已經重新做人,成為一個實用主義者了。只要滿足以下三條,任何操作系統我都樂于接受:

1. 用戶自主。用戶決定系統如何工作,而不是反之。任何提示用戶 “正在安裝更新,請不要關機” 的行為都跟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是一個性質。用戶是機器的主人,操作系統只是用戶請來的助手;用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也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操作系統盡量少說話,更不要下命令。用戶自主還蘊含系統的可定制性:用戶可以對系統做任何配置或改造。

2. 用戶知情。如有必要,用戶可以獲知系統工作的任何細節,而不是僅僅被告知“正在處理一些事情”?—— 這比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還讓人無法接受。

3. 系統高效。在此系統下用戶可以很方便地獲得各種工具,并且不同工具能很容易地組裝在一起完成復雜的工作。機器更多是用來干活的,所以這一點很重要。

以此為標準,Linux 現在是個不錯的挑選,而 Windows 不滿足任何一條。

怎樣,你依然認為我是操作系統瘋狂分子?對不住,真不是,我僅僅挑選了自在。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400-080-6560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日,09:00-18:30

QR code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