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超載“無力運行”背后的技術經濟學【馬哥教育新聞快報295期】

各位小伙伴下午好,今天是2018年10月24日,這里是馬哥教育新聞快報295期。

本期重點關注:高鐵超載“無力運行”背后的技術經濟學

【快報內容】

1.高鐵超載“無力運行”背后的技術經濟學

國慶期間一列因超載“無力運行”的高鐵列車引發熱議。技術領先的高鐵怎么多拉了幾個乘客就跑不動了?背后的原因其實沒這么簡單。

“本次列車已無力運行,請丹陽北無錫東短途旅客抓緊時間下車。”今年國慶期間,不少網友被這段高鐵上拍攝的視頻刷屏,10 月 1 日 8 時 17 分左右,當 G108 列車途經常州北站時,車站開啟廣播,表示復興號動車組“超載”了,并要求無票旅客下車。

技術先進、時速領先的復興號動車組竟然因為乘客過多就“無力運行”?近幾年高鐵上賣站票的情況并不少見,春運期間也出現過過道內站滿人的情況,但“無力運行”卻是第一次出現。火車是否有超載界限?人數太多對列車運行會有怎樣的影響?對此,鐵路行業專業人士認為,高速列車與普通列車不同,速度和載重必須有所取舍,高鐵“無力運行”的背后,不能忽視的是鐵路經營和成本因素等“技術經濟學”。

火車速度的提升,除了牽引技術的不斷優化以外,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軌道技術的發展進步。

鐵軌是列車行駛的基礎,軌道承受著多變化的垂直、橫向、縱向的靜荷載和動荷載,火車比汽車跑的更快更穩,和火車軌道有很大關系。如今的高鐵軌道,以混凝土地基取代道渣、枕木及路基,稱之為“無砟軌道”,可以降低維修時間,維持良好的質量及行車安全。

而在火車方面,“軸重”指的是每根車軸允許分攤的最大整車重量,也是衡量列車載重標準的重要數據。舉個例子來說,一輛重量為 120 噸的火車,有兩個轉向架和 6 個車軸,那么軸重用 120 除以 6 就是 20 噸。在不超出軸重限制條件下,轉向架、車體承載能力可滿足運用需求。

“國外的高鐵,很少出現十幾節編組的情況。”對于高鐵虧損,賈元華說,近幾年,鐵路施行“政企分開”,目的就是投入市場化,這與鐵道部時代綠皮車“多拉快跑”模式是有本質區別的,前者有一定政府公益性,客運市場基本是在“賠本賺吆喝”;而后者是純市場化運營,需要核算成本,不可能再讓綠皮車時代的一些乘車行為延續。

“經濟和技術應該有平衡點,公眾應該有足夠的認識,高鐵不是公交車或者地鐵,不可能讓無票的旅客隨便乘坐或者嚴重超員。”

令人欣慰的是,2017 年,鐵總收入首次突破萬億元,同比增長 11.9%,收益能力進一步提高。分析人士認為,這與科學調整運行圖以及部分調整客運票價有關。稅前利潤 124 億元,稅后利潤 18 億元也創造了近 5 年來的新高,負債增幅也在明顯減小,中國高鐵正向著“又好又快”的方向大力發展。

2.關于5G的傳說很多 但還沒來就被這些手機玩壞了

關于 5G 的故事很多,公司前途、行業格局、國家利益都摻雜其中,從 2016 年以來的幾次會議引人關注,聯想甚至里外不是人,但真正被玩壞的是消費者。

這次挑事的還是聯想,接棒的是小米。

多事之秋的聯想 8 月 2 日在芝加哥發布了一款新手機 moto z3,這也是日薄西山的摩托羅拉的最后貢獻,9 月的聯想創新大會上,楊元慶確認這是全球首款 5G 智能手機,芯片也從原來的驍龍 835 升級為高通首發的 855,異形開孔配備高通 5G 模塊后,被充滿想象力的命名為聯想 5G 鏈接,用楊元慶的說法,這個模塊“將于 2019 年進入市場”。

小米隨后跟進,mix3 此前已經有各種曝料,10 月 25 日將正式官宣,大概率還是用驍龍 845,文案保持了小米風格,“心夠大,事就小了”等等。之前還懸在云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5G 商用概念一夜之間飛入了尋常百姓家。

聯想和小米聯袂的這波熱炒有兩個實錘。

其一,不管是驍龍 845 還是 855,也不管是 855 是不是傳說中的 8510,高通這代芯片都不支持 5G,解決方案就是外掛 28nm 的 X50 5G 基帶,完整的高通 5G 方案必須等待 865 的誕生,首發機型大概率是三星 GALAXY Note 10 而非國產手機。

其二,外掛的偽 5G 雖然只是個概念,仍不失為圈錢利器,moto z3 配置平庸,造型奇葩,卻站上 4000 元門檻,小米 mix3 還未公布售價,按上代機型的尿性,外界普遍估計在 3000 多元,是不是偽 5G 且不說,價格真是隨行就市了。

小米隨后跟進,mix3 此前已經有各種曝料,10 月 25 日將正式官宣,大概率還是用驍龍 845,文案保持了小米風格,“心夠大,事就小了”等等。之前還懸在云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5G 商用概念一夜之間飛入了尋常百姓家。

聯想和小米聯袂的這波熱炒有兩個實錘。

其一,不管是驍龍 845 還是 855,也不管是 855 是不是傳說中的 8510,高通這代芯片都不支持 5G,解決方案就是外掛 28nm 的 X50 5G 基帶,完整的高通 5G 方案必須等待 865 的誕生,首發機型大概率是三星 GALAXY Note 10 而非國產手機。

其二,外掛的偽 5G 雖然只是個概念,仍不失為圈錢利器,moto z3 配置平庸,造型奇葩,卻站上 4000 元門檻,小米 mix3 還未公布售價,按上代機型的尿性,外界普遍估計在 3000 多元,是不是偽 5G 且不說,價格真是隨行就市了。

其他友商并沒有急于推出 5G 手機,聯想和小米為什么先擼為敬?二者情況又不同。聯想處境艱難,用概念炒熱點是殊死一搏;mix 是小米技術回歸的產物,但除了創造全面屏這個名詞并沒有值得一提的創新,搶 5G 也是無奈之舉,假如給這些早產兒做個恰當定義,最合適的提法就是無測試、無標準、無頻譜、無牌照的四無產品。

5G 這么熱與它對用戶體驗的革命性改善有關,20gbps 的傳輸速度從根本上解決了云端計算和大數據處理問題,1ms 的 E2E 低時延會讓游戲中互動響應更快,100 萬/km2 連接數密度將以更低的成本接入更多的物聯設備。

但這是指未來的 5G!5G 是好東西,但目前只是故事,聽聽各方吹牛無妨,但管好錢包比什么都重要,腦殘粉愿意為信仰充值的例外。

3.1:1實物!“天和”號空間站核心艙將首次對公眾開放

記者從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獲悉,我國“天和”號空間站核心艙將首次以1:1 實物形式(工藝驗證艙)參加第十二屆珠海航展,這是我國空間站工程首次對公眾開放,也為紀念我國改革開放 40 周年獻上了一份厚禮。

據了解,中國空間站額定乘員 3 人,乘組輪換時最多可達 6 人,建成后將成為我國長期在軌穩定運行的國家太空實驗室,基本構型包括核心艙、實驗艙I和實驗艙 II,每個艙段規模 20 噸級。核心艙包括節點艙、生活控制艙(分為大柱段和小柱段)和資源艙三部分,有 3 個對接口和 2 個停泊口。對接口用于載人飛船、貨運飛船及其他飛行器訪問空間站,停泊口用于兩個實驗艙與核心艙組裝形成空間站組合體,另有一個出艙口供航天員出艙活動。核心艙軸向長度 16.6 米,大柱段直徑 4.2 米,小柱段直徑 2.8 米,主要用于空間站的統一控制和管理,以及航天員生活,具備長期自主飛行能力,能夠支持航天員長期駐留,支持開展航天醫學和空間科學實驗。

據介紹,中國空間站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和時代特征,總體方案優化,采用轉位機構和機械臂結合,進行艙段轉移、對接,在航天員和機械臂協同下,可以完成復雜艙外建造和操作活動;建造規模適度,預留了艙段和艙外載荷平臺擴展能力,最大可擴展 3 個艙段;設計新型平臺裝載大型光學設施,開展巡天和對地觀測,與空間站共軌飛行,必要時可停靠空間站進行維護和補給,開辟了分布式空間站體系架構的創新模式;規劃了密封艙內的科學實驗柜、艙外暴露實驗平臺等,支持在軌實施空間科學、空間生命科學與生物技術、微重力基礎物理、空間材料科學等眾多領域的科學研究和應用項目,綜合應用效益將會顯著提升到一個新水平。

目前,載人航天工程全線正在全面開展空間站研制建設,各主要系統均在按計劃進行初樣研制,核心艙將于今年年底轉入正樣研制階段。按計劃,我國空間站將于 2022 年前后完成在軌組裝建造。

4.陳威如:我在阿里得到的一個最大啟示,就是“看十年做一年”

新零售時代供應鏈痛點的解決順序

我們建議商家在解決供應鏈痛點時,分 4 個階段來做。

第一,打通線上全渠道。

因為線上的數字化已經相對成熟,訂單、庫存、貨品、銷售等都已經實現數字化了。

品牌商要做的就是先把阿里體系內的各個環節打通,比如天貓、淘寶、零售通、大潤發這些。然后把京東、唯品會這些淘系之外的環節打通。這里面涉及品牌商組織調整的問題。因為過去組織內有不同的人分管不同的平臺,彼此之間不通信息、數據,甚至是競爭敵對的關系。

第二,線下鏈路數字化。

目前線下很多門店跟渠道商還沒有實現數字化,品牌商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

我接觸到一些品牌商,他們的供應鏈開始數字化以后,就幫助渠道商做數字化升級。

這樣做有幾個好處:一是系統是完全按照品牌商的意愿來設置的,所以品牌商一定是最大的受益者;二是有利于培養品牌商和渠道商之間的同志感情,因為在他最艱苦的時候你協助他做了升級,以后很多事情就好商量了。

第三,線上和線下打通。

先實現信息交互,做到可視化,然后實現可調配。可調配的問題就在于物權的動態管理,這又是一個大問題。有一些快消品牌,他們打通了貓超和天貓旗艦店,整合為全渠道一盤貨,使得庫存周轉率大幅上升,缺貨率大幅下降。接下來還可以打通大潤發、零售通等環節。我們發現這一部分并不好做,到現在也沒有一個成熟的解決方案,所以需要大家抱著試驗的心態去不斷嘗試。

“用戶全旅程運營”替代本位主義

我發現,很多公司雖然在做數字化轉型,但是分數在不同的本位主義之下的。

比如銷售,一個人專門負責智慧門店的研發,一個人運營 App 和官網,一個做電商,維新又是另外一個人來負責運營,他們分屬不同的團隊,由不同的人管理,因此數據根本沒有打通,都是獨占的,也就不可能形成合力。

再往外擴延還有一堆問題:是產品主導還是銷售主導?誰來主導產品研發?供應鏈要不要參與討論?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可以考慮以“用戶全旅程運營”的概念來統合各部門的本位主義。告訴各個部門,要從產品思維變成用戶思維,從渠道思維、銷售思維邁到用戶運營思維。用戶運營包括什么?從用戶跟我們接觸的幾大環節——了解、認知、接觸、互動、交易、反饋、服務、復購、共創——著手,思考價值的重構、流程的重構、能力的重構。比如交易的流程重構,這是大家最關心的,能夠產生現金流的環節。

我們來看看目前交易的流程到底是不是最佳的狀態呢?通常線上會以為自己的客戶跟線下是不一樣的,但如果把數據連在一起就會發現,其實里面有百分之幾甚至一半都會線上線下同時購物。這意味著,讓消費者能夠在線上、線下流通,是一個很有效的提高交易額的方式。這就需要把線上、線下的流程重新梳理一下,打通信息和數據,讓消費者可以在多點接入,享受到一致的購物體驗。

再來看看能力重構。良品鋪子提出了新鮮度的概念,就是說果仁生產出來后在第一個月吃跟在第七個月吃的口感、味道是完全不一樣的,越久就越不新鮮。有沒有辦法讓消費者吃到最新鮮的零食呢?如果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打通整個鏈路,從新零售到新制造、新供應鏈,全都要打通。

這是一個蠻激勵人的實例。雖然并不是要求各個行業都要做到這樣的協同,但是如果連日常生活的零食都可以做到這樣的極致新鮮,那很多創想將成為有可能實現的事情。

【每日一個知識點】

echo命令??打印或輸出內容查詢變量值,常用于編程【每日一個知識點第351期-Linux】

echo命令??打印或輸出內容,查詢變量值,常用于編程

[[email protected] ~ 12:46:19]# echo $HISTSIZE

1000

[[email protected] ~ 18:13:37]# echo $HISTFILESIZE

1000

語   法:echo [-ne][字符串]或 echo [–help][–version]
補充說明:echo會將輸入的字符串送往標準輸出。輸出的字符串間以空白字符隔開, 并在最后加上換行號。
參 ? 數:-n 不要在最后自動換行
-e 若字符串中出現以下字符,則特別加以處理,而不會將它當成一般
文字輸出:
\a 發出警告聲;
\b 刪除前一個字符;
\c 最后不加上換行符號;
\f 換行但光標仍舊停留在原來的位置;
\n 換行且光標移至行首;
\r 光標移至行首,但不換行;
\t 插入tab;
\v 與\f相同;
\\ 插入\字符;
\nnn 插入nnn(八進制)所代表的ASCII字符;
–help 顯示幫助
–version 顯示版本信息

如何在Python中使用字符串【每日一個知識點第352期-Python】

a、使用單引號(‘)

用單引號括起來表示字符串,例如:

str=’this is string’;
print str;

b、使用雙引號(“)
雙引號中的字符串與單引號中的字符串用法完全相同,例如:

str=”this is string”;
print str;

c、使用三引號(”’)
利用三引號,表示多行的字符串,可以在三引號中自由的使用單引號和雙引號,例如:

str=”’this is string
this is pythod string
this is string”’
print str;

【就業喜訊】

【學員喜訊-709期】馬哥教育內部大佬推薦工作,試用期19K轉正21K!你還在觀望嗎?還在擔心就業嗎?一切都不是問題!

高鐵超載“無力運行”背后的技術經濟學【馬哥教育新聞快報295期】

【近期開班】
Linux面授班:2018年11月26日(北京)
Linux網絡班:2018年11月03日(網絡)
Python面授班:2018年12月24日(北京)
Python網絡班:2018年12月01日(網絡)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400-080-6560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日,09:00-18:30

QR code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