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辦公樓屢遭催債人光顧 合作供應商稱業務合作早已終止【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05期】

各位小伙伴下午好,今天是2018年11月9日,這里是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05期。

本期重點關注:ofo辦公樓屢遭催債人光顧 合作供應商稱業務合作早已終止

【快報內容】

1.ofo辦公樓屢遭催債人光顧 合作供應商稱業務合作早已終止

“你是來要錢的嗎?”在丹棱 soho3 樓,有 ofo 工作人員對《證券日報》記者詢問道。

在得知《證券日報》記者身份后,上述工作人員坦言公司曾有催賬人員上門,其本人也曾接觸過前來催賬的人員。該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里都是技術人員,采訪的話可以去對面(互聯網金融中心)。”談及是否還有其它辦公地點,該工作人員稱,據其所知“應該沒了”。

據了解,丹棱 soho3 樓是 ofo 搬離理想國際大廈的一處辦公新址,另一處則位于丹棱 soho 對面的互聯網金融中心。

辦公室尚未掛招牌

有寫字樓中介這樣向《證券日報》記者介紹理想國際大廈:,“因為出過很多有名的公司,有一定的品牌效應,所以租金要相對高一些,新浪、百度、土豆、ofo 都(曾)在這里辦公。”目前來看,新浪、土豆等公司早已搬離,ofo 則因“租金到期”,同樣即將搬離這座大廈。

理想國際大廈曾見證了記錄著 ofo 的輝煌時代。據 11 月 8 日《證券日報》記者實地走訪發現,理想國際大廈一樓大堂的指示牌上,還留有 ofo 的字樣,顯示 ofo 小黃車曾在這座大廈逗留位于這棟大廈的 15 層以及 20 層。曾幾何時,ofo 曾經在這棟大廈里一度坐擁 4 層辦公樓。但隨著租約陸續到期,ofo 先是失去了理想國際大廈 10 樓以及 11 樓的使用權,此后又即將搬離另外兩層工作地點第 15 層以及第 20 層。

記者實地走訪注意到,理想國際大廈 10 層以及 11 層兩側的玻璃門緊閉著,門上已不再留有小黃車的相關字樣。至于 15 層以及 20 層,記者注意到,除了兩名拉著手推板車的工作人員進入 ofo 辦公區后,即便在午休時間,也難以見到其他工作人員出入。

ofo 相關負責人此前曾告訴《證券日報》記者,ofo 將徹底搬離理想國際大廈。“理想國際租約到期后,不留人了。”

距離理想國際大廈不到一公里的互聯網金融中心是 ofo 搬家后的一個新的辦公地點。不同于此前坐擁一整層辦公樓的豪邁,ofo 在互聯網金融中心與其它他公司共享一個樓層。

大廈內的工作人員告訴《證券日報》記者,ofo 在互聯網金融中心的辦公地點此前就已設立,“但之前人不多,11 月份才陸陸續續有人搬過來,目前大概有 200 人左右”。

上述工作人員同時告訴記者,目前 ofo 的辦公地點有兩個半層樓,除了位于互聯網金融中心的半層樓,在對面的丹棱 soho 還有半層。

記者隨后來到位于互聯網金融中心對面的丹棱 soho 發現,與 ofo 位于互聯網金融中心的辦公地點相比,ofo 位于丹棱 soho 的辦公地點要“低調”得多,除了在大樓大堂的指示牌上尚未顯示外,就連位于 3 樓的辦公區域門口也尚未掛出 ofo 的招牌。有丹棱 soho3 層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員對《證券日報》記者指出 ofo 的辦公區域,并告訴記者,ofo 搬過來尚不到一個月,此前那塊辦公區域一直在裝修。

上述辦公區域出入的工作人員隨后先《證券日報》證實,這里確實為 ofo 的另一處辦公新址,據其所知,除了互聯網金融中心以及丹棱 soho 的工作地點外,ofo 目前尚沒有其它他的工作地點。

有供應商稱早已停止合作

據值得一提的是,在記者上前詢問一位走出 ofo 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身份時,該工作人員反問稱“你是來要錢的嗎?”該工作人員隨后向記者坦言,雖然屢有催賬人員到公司來,其本人也直接接觸過,但并未非發生劇烈沖突。

事實上,據《證券日報》記者了解,目前來看,ofo 仍因資金問題陷入訴訟。此前,上海鳳凰發布公告起訴 ofo 所屬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稱截至起訴之日,東峽大通仍欠鳳凰自行車貨款 6815.11 萬元。

上海鳳凰方面曾在今年 10 月底告訴記者,東峽大通尚未還錢,目前仍然在走司法程序,如果有最新進展會發布公告。但截至發稿,上海鳳凰尚未發布相關公告。上海鳳凰還公開向告訴媒體表示記者,因 ofo 欠款,上海鳳凰方面已經不再接 ofo 的新訂單。此外,有媒體報道稱,富士達以及飛鴿亦停產小黃車。

除了自行車供應商,另有電池相關供應商告訴《證券日報》記者,ofo 尚未還錢,目前與 ofo 的交流僅限于賬款問題的溝通,至于業務往來早在半年前就停止了。該供應商同時告訴記者,據他所知,大部分供應商已經停止了與 ofo 的業務合作。

從資金緊張,到陷入債務糾紛,再到供應商停止合作。上海社科院互聯網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易稱之為多米諾骨牌效應,李易認為,供應商停止合作或為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 ofo 供應商出現大面積停止合作,那么將直接影響 ofo 車輛的維護,從而影響小黃車的用戶體驗,在投資人看來可能會更加危險。

在李易看來,對于 ofo 而言,保持運營或許并非最重要的事情。李易稱,ofo 目前的當務之急還是做好剩余價值最大化,找到合適的投資人。

2.前程無憂第三季凈利1.144億美元 同比大幅扭虧

騰訊科技訊,據外媒報道,前程無憂(納斯達克證券代碼:JOBS)周四發布了該公司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的第三季度未經審計財報。財報顯示,前程無憂當季總營收為人民幣 9.546 億元(約合 1.390 億美元),同比增長 31.1%;歸屬前程無憂的凈利潤為人民幣 7.854 億元(約合 1.144 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凈虧損人民幣 1.670 億元扭虧。

第三季度主要業績:

–總營收同比增長 31.%,達到人民幣 9.546 億元(約合 1.390 億美元),超出公司此前的預期。

–網絡招聘服務營收達到人民幣 6.493 億元(約合 9450 萬美元),同比增長 33.0%。

–其他人力資源相關營收為人民幣 3.054 億元(約合 4450 萬美元),同比增長 27.2%。

–毛利率為 72.5%,略低于去年同期的 72.8%。

–運營利潤為人民幣 2.705 億元(約合 3940 萬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 34.6%。

–每股完全攤薄收益為人民幣 5.16 元(約合 0.75 美元)。

–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每股完全攤薄收益為人民幣 5.09 元(約合 0.74 美元),超出公司此前的預期。

第三季度業績分析:

總營收為人民幣 9.546 億元,較去年同期的人民幣 7.282 億元增長 31.1%。

網絡招聘服務營收為人民幣 6.493 億元(約合 9450 萬美元),較去年同期的人民幣 4.882 億元增長 33.0%。網絡招聘服務營收的增長,主要由于來自每獨立雇主平均收入增長,部分的抵消了使用前程無憂網絡招聘服務的獨立雇主數量的減少給公司業績構成的影響。第三季度共有 36.5386 萬名獨立雇主使用了前程無憂的網絡招聘服務,比去年同期的 38.0866 萬名減少 4.1%。

其它人力資源相關營收為人民幣 3.054 億元(約合 4450 萬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 2.400 億元增長 27.2%。前程無憂其它人力資源相關營收的增長,主要由于業務流程外包、培訓、評估和安置服務的使用增加。

毛利潤為人民幣 6.847 億元(約合 9970 萬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 5.242 億元增長 30.6%;毛利率(定義為毛利潤在凈營收中所占比例)為 72.5%,低于去年同期的 72.8%。

運營支出為人民幣 4.141 億元(約合 6030 萬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 3.233 億元增長 28.1%。其中,銷售和營銷支出為人民幣 3.234 億元(約合 4710 萬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 2.450 億元增長 32.0%。前程無憂銷售和營銷支出的增長,主要由于員工薪酬支出增加和員工數量增加,以及廣告和推廣支出的增加。總務和行政支出為人民幣 9080 萬元(約合 1320 萬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 7820 萬元增長 16.0%。前程無憂總務和行政支出的增長,主要由于員工薪酬支出、租賃和辦公室支出增長。

運營利潤為人民幣 2.705 億元(約合 3940 萬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 2.009 億元增長 34.6%。運營利潤率(定義為運營利潤在凈營收中所占比例)為 28.7%,高于去年同期的 27.9%。不計入股權獎勵支出,運營利潤率為 31.7%,高于去年同期的 31.1%。

來自于外幣折算的損失為人民幣 6710 萬元(約合 980 萬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來自于外幣折算的虧損為人民幣 220 萬元,主要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變動對前程無憂在 2014 年 4 月發行的 1.725 億美元可轉換高級債券造成的影響有關。

前程無憂在第三季度確認了與可轉換高級債券公允價值變動相關的人民幣 5.486 億元(約合 7990 萬美元)的按市值計算的非現金收益,而 2017 年第三季度的損失為人民幣 3.515 億元。大量非現金收益是由于 2018 年第三季度該公司在納斯達克全球精選市場交易的美國存托股票價格發生了重大變化,并對可轉換高級債券的公允價值產生了相應影響。

前程無憂在第三季度出售高頓教育股票獲得了人民幣 6110 萬元(約合 890 萬美元)的收益。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前程無憂持有的高頓教育股權已從 15.0% 降至 12.7%。

歸屬前程無憂的凈利潤為 7.854 億元(約合 1.144 億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凈虧損為人民幣 1.670 億元。每股完全攤薄收益為人民幣 5.16 元(約合 0.75 美元),去年同期每股完全攤薄虧損為人民幣 2.76 元。

股權獎勵支出為人民幣 2920 萬元(約合 320 萬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為人民幣 2290 萬元。

不計入股權獎勵支出、匯兌損益、可轉換債券的公允價值變動以及與這些項目相關的稅收影響,前程無憂第三季度調整后凈利潤(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為人民幣 3.331 億元(約合 4850 萬美元),較去年同期的人民幣 2.098 億元增長 58.8%。前程無憂第三季度調整后每股完全攤薄收益(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為人民幣 5.09 元(約合 0.74 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為人民幣 3.32 元。

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前程無憂第三季度所持現金及短期投資為人民幣 86.953 億元(約合 12.661 億美元),高于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的人民幣 71.320 億元。

業績展望:

前程無憂預計 2018 財年第四季度營收為人民幣 10.90 億元到 11.20 億元(約合 1.587 億美元到 1.631 億美元)。不計入股權獎勵支出、匯兌損益、可轉換債券的公允價值變動以及與這些項目相關的稅收影響,前程無憂第四季度調整后每股收益(不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為人民幣 4.45 元至人民幣 4.75 元(約合 0.65 美元至 0.69 美元)。前程無憂第四季度股權獎勵支出將在人民幣 3000 萬元至人民幣 3100 萬元(約合 440 萬美元至 450 萬美元)。

股價變動:

前程無憂股價周四在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常規交易中下跌 3.04 美元,跌幅為 4.54%,報收于 63.98 美元。在隨后的盤后交易中,至發稿時,前程無憂股價下跌 0.88 美元,跌幅為 1.38%,報收于 63.10 美元。過去 52 周,前程無憂最低股價為 52.15 美元,最高股價為 114.62 美元。按照周四的收盤價計算,該公司市值約為 39.5 億美元。

3.FF現金饑荒仍在持續 員工吐槽“廁紙已遭停供兩周”

就在恒大健康發布公告,對 Faraday Future (以下簡稱 FF)和 FF 創始人、CEO 賈躍亭提出仲裁全面反訴后。11 月 8 日,FF 隨即發布公告予以回應,停止出納員以及恒大相關財務審查人員相關工作,乃恒大單方面違約所導致的。“針對恒大方提起的仲裁及法律訴訟,FF 會保留進一步采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至此,恒大和 FF 的談判桌,正式被搬到了香港和開曼的法庭之上。

FF 稱恒大對財務了如指掌

就在昨日,恒大健康稱,賈躍亭和合資公司強行趕走時穎委派的出納員、強行阻止時穎財務人員進場進行財務審查,造成時穎無法知悉合資公司的財務狀況。

事實上,雙方爭議的焦點在于財務狀況的是否知悉了解。恒大健康認為賈躍亭和合資公司“強行趕走時穎委派的出納員、強行阻止時穎財務人員進場進行財務審查,造成時穎無法知悉合資公司的財務狀況”。

有消息稱,FF 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 2017 年以及 2018 年上半年的審計報表。而且由于 FF 向恒大提供的財務報表均為籠統的概括性數據–支出大項、資金需求的依據等,并無具體使用明細,造成了恒大無法知悉合資公司的財務狀況。

對此,FF 方面予以了回應:一直以來恒大對 FF 的財務狀態和資金規劃了如指掌,這與恒大健康在公告中提到的“恒大無法知悉 FF 財務狀況”的說法完全南轅北轍。

FF 方面強調,自從 2018 年年初,FF 多次主動向投資方提供完整的財務報告和資金規劃,包括定期的月度財務及運營報告,以及更為詳細的額外財務信息,并不存在恒大健康在公告中提到的“FF 拒絕提供財務資料及相關文件”情況。

有接近 FF 公司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在 FF 中國,全體員工都知道公司財務是由恒大調來的一位女性負責人把控,“沒有她的允許一分錢也調不出來。”上述人士表示,以至于“有一次開會她公開表示以后再也不會延發員工的報銷,一時間掌聲雷動。”

對此,有 FF 方面員工也對記者表示,在今年年初做全年預算提報到 FF 全球時,得到過很多次美國方面的反饋信息,這其中的改動“都是按照恒大財務的要求進行的修改”。

與此同時,記者同樣向恒大方面進行了交叉核實,得到的答復是由于牽扯到涉密信息,不便于回應。一切以公告內容為主。

“現金饑荒”致廁紙停供兩周

事實上,早在 10 月 25 日,賈躍亭與恒大就進行了首次交鋒。第一次對壘的仲裁結果出爐之后,雙方就給出了完全不同的解讀。

彼時,恒大健康認為,仲裁全面大捷。仲裁員不但駁回 Smart King 剝奪時穎融資同意權的申請,同時駁回了 Smart King 解除 Season Smart 資產抵押權的新申請,只允許其在最終仲裁前不得超過 5 億美元的融資;另一方面,FF 則宣布緊急仲裁全面獲勝,正式開放全球融資。FF 方面稱,仲裁員裁決恒大不能再阻止 FF 從其他融資渠道獲取資金。

有行業從業律師告訴記者,緊急臨時救濟的申請屬于臨時措施,在緊急仲裁程序進展過程中,正式仲裁程序亦可同時進行。這表明緊急仲裁結果并不會對該案作出最終決定,FF 和恒大的爭斗并未息鼓。

最新消息顯示,11 月 2 日,FF 宣布簽約美國投行斯提夫爾(Stifel)作為財務顧問,幫其定制債權融資方案。但事實上,無論是股權融資還是資產融資,FF 仍受制于大股東恒大,由此次對簿公堂造成的 FF“現金饑荒”仍在持續。近日,就有恒大法拉第北京公司員工向《證券日報》記者傾吐苦水:“公司廁所用紙已經停供兩個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恢復。”

值得一提的是,記者注意到,在此次公告結尾,FF 還通報了 FF 91 的最新量產進展。公司表示,盡管出現暫時現金流困難,但生產、研發、供應鏈等部門的核心團隊仍然在推動 FF 91 的量產及測試驗證工作,同時美國投行 Stifel 也在積極尋求與 FF 合作并推動外部融資,已經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4.谷歌CEO宣布改革性騷擾政策:不再強制仲裁 整改上報渠道

騰訊科技訊,11 月 9 日,谷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周四向公司職員發出了一份備忘錄,詳細描述了該公司對性騷擾和不當行為政策的改變。此前,谷歌員工已經為此舉行了一次大規模抗議活動。

在上個周四,兩萬余名谷歌職員走上街頭開展了一次抗議游行,原因是《紐約時報》此前刊載了一篇爆炸性報道,詳述了谷歌是如何保護那些被指從事性犯罪行為的高管的。此次抗議活動的組織者們要求谷歌作出具體改變,如建立一個新系統以便公司職員上報弊端,以及在該公司的董事會中加入一名員工代表等。

“很明顯,我們需要作出一些改變。”皮查伊在這份備忘錄中寫道。

谷歌的計劃包括,在其年度“調查報告”(Investigations Report)中更加透明地提供有關性騷擾調查及其結果的信息;對上報渠道進行改革;更新和擴大性騷擾培訓;讓性騷擾指控的仲裁變成一種并非必選的選擇等。

以下是皮查伊所發備忘錄的全文:

各位職員:

在谷歌,我們努力嘗試建設一個為職員提供支持的工作場所,使其能在自己的工作中做到最好。身為首席執行官,我非常看重這一職責,并決心作出我們需要的改革以便改進。在過去幾周時間里,我和谷歌的其他領導者已經聽取了你們的反饋意見,你們所講述的故事令人深受觸動。

我們認識到,在過去我們所做的事情并不總是對的,對此我們深感抱歉。很明顯,我們需要作出一些改變。

展望未來,我們將會提供更大的透明度,讓你們知道我們是如何處理那些令人擔憂之事的。對于提出問題的人,我們將會給予更好的支持和關懷。我們還將加倍努力地兌現承諾,讓谷歌成為一個有代表性的、公正的、充滿尊重的工作場所。

今天,我們宣布推出一項全面的行動計劃以作出改進,詳情如下。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讀一讀。以下是我們將會作出的一些重大改革:

– 對于個人提出的性騷擾和性侵犯指控,我們將把仲裁作為一種并非必選的選擇。谷歌從來都沒在仲裁程序中要求過保密性,而鑒于多種理由(如個人隱私等),仲裁仍舊可能會是最好的一種途徑;但我們認識到,選擇權應該掌握在你們自己手中。

– 在公司的“調查報告”中,我們將更加透明地提供有關公司內部性騷擾調查及其結果的信息。

– 對于我們處理和調查你們擔憂之事的方式,我們將從三個方面作出改革:我們將對上報渠道進行全面整改,將所有渠道整合到一起,建立一個專門的上報站點,并提供實時支持;我們將加強用以處理你們擔憂之事的程序——其中包括讓谷歌職員能找到一名支持人員陪伴左右等;我們還將在此程序期間及結束之后為谷歌職員提供更多關懷和資源,其中包括長期咨詢和事業支持等。

– 我們將更新和擴大強制性的性騷擾培訓。從現在開始,凡是沒有完成培訓的職員,都只能在績效考核中得到一星評分。

– 我們將在 2019 年再一次將 OKR 績效管理模式的重點放在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上,集中致力于改善代表性——通過聘用、晉升和保留人才的方式——為所有人創造出一種更具包容性的公司文化。我們的首席多樣化官(Chief Diversity Officer)將繼續向我和我的管理團隊提供月度進展更新。

我希望,你們都能花時間讀一讀我們今天宣布推出的這一整套行動計劃。

感謝大家向我們提供的反饋信息。在這個領域中,我們需要不斷地取得進展,而我們也決心要這樣去做。我們經常都會從谷歌人口中聽到,在這家公司工作的最好之處就在于能與其他谷歌人共事。即便是在艱難時刻,同僚們想要創造一個更好的工作場所的決心也令人深感鼓舞。在過去幾周時間里,這一點以非常強大的形式表現了出來。—— 桑達爾

【每日一個知識點】

復制命令的常用選項【每日一個知識點第371期-Linux】

復制命令的常用選項

選項 | 含義
—— | ——
-i | 交互式復制,即覆蓋之前提醒用戶確認
-f | 強制覆蓋目標文件,即不需要用戶再次確認
-r, -R, –recursive | 遞歸復制目錄
-d | 不跟蹤符號鏈接所指向的源文件,僅復制符號鏈接
-a | 等同于-dR –preserv=all,可理解為archive,歸檔之意。
–preserv | 設置保留指定元數據屬性

刪除元素【每日一個知識點第372期-Python】

從列表中刪除元素也很容易:使用 del 語句來實現。

  1. >>>?names?=?[‘Alice’,?‘Beth’,?‘Cecil’,?‘Dee-Dee’,?‘Earl’]
  2. >>>?del?names[2]
  3. >>>?names
  4. [‘Alice’,?‘Beth’,?‘Dee-Dee’,?‘Earl’]

除了刪除列表中的元素,del 語句還能用于刪除其他元素。

>【就業喜訊】

【學員喜訊-719期】想要真正掌握技術,馬哥教育是首選,從22K到28K,輕松達成!

ofo辦公樓屢遭催債人光顧 合作供應商稱業務合作早已終止【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05期】

 

【近期開班】
Linux面授班:2018年11月26日(北京)
Linux網絡班:2018年12月08日(網絡)
Python面授班:2018年12月24日(北京)
Python網絡班:2018年12月01日(網絡)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400-080-6560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日,09:00-18:30

QR code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