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輸了嗎?正在將技術作為未來十年的護城河!【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35期】

各位小伙伴下午好,今天是2018年12月21日,這里是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35期。

本期重點關注: 京東輸了嗎?正在將技術作為未來十年的護城河!

【快報內容】

1. 京東輸了嗎?正在將技術作為未來十年的護城河!

大的經濟背景之下,2018 幾乎是所有互聯網公司的流年,從巨頭到新貴,鮮有幸免者。BAT 的股價都跌去了四成,一些中小中概股甚至跌去了九成。

  對于京東來說,這一年也著實不易,股價出現大跌,外界都替京東捏一把汗:京東還有戲嗎?

  京東輸了嗎?

  這其實并不是京東第一次遭遇危機,更驚心動魄的一次發生在 2008 年。彼時,亞洲金融危機正冽,京東的資金鏈也出現了非常嚴重的問題,還未上市的京東估值從 1.5 億美金一下子縮水到 3000 萬美金,毫不夸張地說,公司離死亡深淵幾乎一步之遙。

  不過,京東熬過了那個寒冬,并且破繭成蝶,最終靠著自營的品質好貨和自建的放心物流,成為了中國電商行業中的重要一極。的確,一家公司能夠成長 20 年并非易事。20 年間,中國經濟穿越了數個波段周期;20 年間,中國互聯網也經歷了 PC 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兩個時代。有太多曾經聚光燈的巨頭公司和明星企業折戟沉沙、銷聲匿跡,尤其是在電商領域,說能留下來的,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一點兒也不為過。

  而今天,電商乃至整個互聯網又站在了一個新時代的門前,能不能跨過這道坎,變革新生,將會是又一場淘汰賽。實際上,各家都在拼力求變。阿里巴巴提出新零售,京東力推無界零售,騰訊高喊智慧零售……電商幾乎要成為“歷史名詞”,線上線上正在加速融合,賦能產業、打造生態。

  在外界看來,京東是互聯網公司中少有的靠“笨辦法”賺錢的公司,投入大、模式重,累心勞力。但正是這些笨辦法,幫助京東沉淀了 3 億中高端的品質用戶,這已經成為京東最核心的資源,也是京東最寬的“護城河”。

  雖然京東的股價遭遇暴跌,但今年京東的三季度報發布后,34 家主流券商中,15 家將京東股票評級為“買入”或更高,18 家評級為“持有”。

  京東的新引擎

  過去大家對京東的認知主要就是 B2C,自營商品和自建物流是核心競爭力。但從提出無界零售開始,京東正在悄然轉變角色和使命,不止是賣貨,更要成為“零售業的基礎設施服務商”。比如,京東的供應鏈能力、京東的物流能力、京東的科技能力、京東的金融能力,都將向全社會各個行業開放,賦能品牌商,讓他們也擁有像京東一樣的技術和能力,甚至路邊的夫妻店、小賣鋪,都能夠獲得高效供應鏈帶來的成本降低和效率提升。

  實際上,零售基礎設施建設正在成京東未來發展的新動能。從京東的財報中已經不難看出,在 3C、家電等既有核心優勢業務構成的京東第一條增長曲線之外,爆炸性增長的大客戶、生鮮等新興業務領域已經構成京東第二條增長曲線,而基于智能供應鏈、數據服務和門店科技等驅動的零售基礎設施建設,正在成為京東業績持續增長的第三條重要曲線。

  在今年的 618 期間,京東作為零售基礎設施服務商的價值得到了充分的展現,大量品牌商、渠道商通過京東智能供應鏈實現精細運營,京東開放物流助力商家實現高質量服務。而在劉強東的計劃中,接下來要做就是將“京東模式”輸出給全行業,幫助更多的合作伙伴實現降成本、提效率、增利潤。

  零售業的競爭,最核心的就是供應鏈效率。為什么 Costco 的東西賣得那么便宜還可以盈利?為什么村鎮小賣鋪的商品賣得比大城市的超市還要貴,但還是賺不到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供應鏈效率。中國有龐大的制造業和數量眾多的品牌,商品質量不錯、毛利率也很高,但就是不賺錢,這其實都是被低效的供應鏈給浪費掉了。

  實際上,京東力推的“無界零售”的核心,從后端來講就是供應鏈一體化,把供應鏈和產品、庫存、貨物全部升級成一個系統,減少品牌商的操作難度;而從前端來講,就是滿足消費者隨時隨地消費的需求。

  物流是京東的傳統優勢,也是京東未來另一大發力點。“把物流成本降到3%。”這是京東提出的未來目標。過去的十年,京東已經布局覆蓋了整個中國的物流體系,而下一個十年,京東的目標是把這一套創新的供應鏈和物流體系帶到全世界,成為一個全球化的物流和供應鏈企業。更重要的是,未來這套供應鏈和物流體系,不僅僅將服務京東,更將直接服務于整個行業。

  京東未來靠什么?

  京東之所以“All in 技術”,即使是寒冬水冷,京東對技術的投入也絲毫沒有手軟,重金打造各種黑科技,這是因為京東將其作為下一個 10 年,京東最重要護城河。

  在剛剛過去的“11.11 全球好物節”,基于智能供應鏈,京東平臺智能補貨自動單量同比增長 136%,重點品類預測準確率達 93%,這也佐證了劉強東反復強調京東不是一家電商公司,而是一家用技術來打造供應鏈服務的公司。

  但京東的技術投資并非無底洞,京東集團 CFO 黃宣德表示,2018 年是一個非常重的資本支出年,預計會在本年完成最重的投資階段。也就是說,京東的收割期已經不遠了,京東大規模盈利也將會是大概率事件。雖然股價會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響,但最終它不會背離一家公司的基本面太遠。

  2018 年財富“世界 500 強”排行榜中,京東位列 181 位,領跑中國互聯網企業,排名較去年大幅提升了 80 位。

  世界 500 強一直是以企業年度營業收入作為主要評定指標,因為其認為營業收入更能體現一家企業的整體實力,尤其是其對于行業以及相關產業鏈的影響力。榜單顯示,京東的總營收規模為 539.65 億美元,在世界 500 強榜單上,作為國內規模領先的大型零售商京東營業收入更高,排名超過了競爭伙伴。

  在進入財富世界 500 強排行榜的三年當中,京東幾乎每年都以 100 名的速度大幅躍升,而京東之所以能夠實現排名三年三級跳,主要得益于兩個方面因素:一是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和消費升級帶動的社會商品零售額的快速增長;而是京東自身基于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到來而進行的“無界零售”的轉型升級。

  從營業額、納稅額、員工數、促進就業人數等維度來看,京東都算得上是一個互聯網巨頭,但京東的市值和阿里巴巴、騰訊差出一個量級,甚至不如一些還未上市的“小巨頭”的估值高。

  隨著時間的發展,有效的市場會逐步校正市值,京東未來發展前途光明。

2. 月球背面不僅“厚臉皮”還是“麻子臉” !

探索月背,人類一直在努力

  古人并非完全看不到月球背面。據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科研人員介紹,月球存在著“天秤動”,像鐘擺一樣來回擺動,因此,至少有 10% 至 20% 的月球背面的邊緣地帶可以從地球上看到,比如一個跨越 1000 千米的撞擊盆地——東海。

  1959 年 10 月 7 日,蘇聯“月球三號”探測器傳回月球背面的第一張照片,月球背面的“真容”第一次被揭開。人類首次與月背面對面是在 1968 年,“阿波羅八號”在進行載人登月任務試驗時,宇航員威廉·安德斯看到了月背。2010 年 12 月 21 日,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月球勘測軌道器”拍攝了一組“驚人”的月球背面照片,這些照片的解析度是以往所拍月球背面照片的 106 倍,所呈現的細節精細程度創下了歷史紀錄。

  “如今,人類觀察月背的視角將從太空中變為身臨其境。嫦娥四號將首次實現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視勘察。尤其是還將首次利用月球背面潔凈的電磁環境進行月基低頻射電天文觀測,這將填補人類在 0.1—40 兆赫射電天文觀測的空白,有望在太陽風激波、日冕物質拋射和高能電子束的產生機理等方面取得原創性的成果。”龐之浩說。

  正面與背面很不一樣

  據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專家介紹,乍一看,月球背面這張“面孔”并不漂亮,是一張“麻子臉”,隕石坑的數量比月球正面要多得多,放眼望去隨處可見。月背的“皺紋”也多,布滿了溝壑、峽谷和懸崖,而月球正面相對平坦的地方比較多。另外還有幾處巨大的“痤瘡”,這種現象似乎能夠說明月球背面由于毫無遮攔地暴露在太空里,遭遇了大量天體的直接撞擊。月球就像一個盾牌,為地球擋住了隕石。

  月球背面還是個“厚臉皮”,它的月殼從整體來講比正面要厚。“厚臉皮”為月球背面的“白膚色”提供了佐證。照片顯示,月球背面巨大的隕石坑都呈現出白色。科學家研究認為,由于月球正面的月殼很薄,熔巖很容易破縫流淌在表面,而背面的月殼很厚,熔巖無法溢出,所以顏色比正面要“白皙”得多。

  此外,月球正面月海很多,而月球背面卻只有 3 個,名字分別叫:東海、莫斯科海和智海。

  “由于目前還沒有航天員或著陸器、月球車登上月球的背面,因此,我們對它只能通過繞月探測器普查,無法詳查,所以其它的知之不多。而嫦娥四號探測器,為人類逐步揭開月球背面的神秘面紗邁出了關鍵一步。”龐之浩說。

3. ofo“擠兌”風波背后:共享單車訂單萎縮 供應商凈利滑坡!

繼去年小藍單車爆發“擠兌”危機后,近日,小黃車 ofo 也迎來押金“擠兌”潮。最新數據顯示,ofo 退押金“排隊”人數已超 1000 萬,待退金額逾 10 億元。

  復盤來看,用戶們似乎顯得有些后知后覺。實際上,當 2018 年各地共享單車“墳場”圖片在網上流傳時,已經預示著共享單車從風口跌落。

  可供佐證的是,2018 年開始,共享單車的供應商們,包括上海鳳凰(600679.SH)、信隆健康(002105.SZ)、中路股份(600818.SH)在內的上市公司業績出現明顯下滑,直接原因就是共享單車訂單量的下降。

  共享單車的敗局似乎已定,相關上市公司現狀如何,未來又該何去何從?

  曾經的資本寵兒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這恐怕是形容共享單車發跡史最貼切的比喻了。

  2015 年上半年,當全國第一輛 ofo 在北大校園出現,共享單車迎來了它的高光時刻。ofo 在全國范圍內攻城略地,投放數量越來越多,直接為一些老牌自行車廠商帶去了復興機會。

  上海鳳凰就是其中典型。2015 年之前,上海鳳凰凈利潤連年下滑,扣非凈利潤更處于虧損狀態。2016 年,上海鳳凰實現快速增長,凈利潤實現 5289 萬元,同比增長 1346.55%;2017 年,凈利潤持續增長 45.26%,達到 7682 萬元。

  對于這兩年的業績增長,12 月 20 日,上海鳳凰一位工作人員對 21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稱,是多種利好因素的疊加,“2016 年大幅增長是由于完成了一次重組,購入自行車零部件生產企業華久輻條,加上 ofo 的訂單量,使得這兩年業績表現比之前好很多。”

  來自 ofo 的訂單對上海鳳凰“起死回生”確實起了不小作用。2017 年財報顯示,ofo 成為上海鳳凰第一大客戶,ofo 訂單量占上海鳳凰全年自行車總訂單量的 35%,訂單總收入約 6 億元,占整年收入約 42%。

  不過,2018 年情況陡然遇冷,上海鳳凰的營收和凈利潤雙雙大幅下滑。前三季度,營收銳減 43.44%,凈利潤下降 58.32%,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為-6194 萬元,下降 388.76%,下降原因均是共享單車合作項目減少所致。

  因旗下自行車品牌“永久”而家喻戶曉的中路股份,是中國最早的自行車整車制造廠家之一。在這輪共享單車的浪潮中,同樣也有它的身影。

  2016 年,中路股份控股子公司開始為優拜單車供應共享單車;2017 年,中路股份開始為共佰克供應共享單車,全年共佰克共享單車訂購量 6500 輛,銷售金額 1007.5 萬元。今年三季報顯示,中路股份及子公司的共享單車業務仍在進行中。

  與上海鳳凰相似,中路股份頹勢也開始顯現,2017 年、2018 年,中路股份營收和凈利潤均處于持續下滑狀態。

  與共享單車相關的上市公司其實不在少數。

  信隆健康自 2016 年 10 月份起參與摩拜單車零配件的供應,主要供應摩拜車把、立管等自行車零配件。但今年前三季度,信隆健康營收和凈利潤均大幅下降,也是因共享單車訂單減少所致。

  優拜單車于 2016 年 11 月引來由一村資本領投的 1.5 億元A輪融資。一村資本系華西股份(000936.SZ)全資孫公司,其管理的基金投資了優拜單車,股權比例7% 左右。12 月 20 日,華西股份證券部人士也竭力撇清與共享單車的關系,稱“只是旗下管理的基金投資了”。

  合眾思壯(002383.SZ)參股的北斗導航位置服務有限公司與 ofo 達成合作,為其提供北斗智能鎖。12 月 20 日,其證券部人士對記者表示,“對相關合作并不清楚,但在小黃車保有量沒有變化的情況下,對業務不會有任何影響。”

  尋找新增長點

  據了解,上海鳳凰目前與 ofo 已停止訂單合作。但后遺癥還未解決,ofo 的運營方東峽大通仍拖欠上海鳳凰 6815.11 萬元,系 2017 年未完成的單車采購計劃。

  前述上海鳳凰人士對記者坦言,“影響肯定是有的,但具體多大不好評估。而且有欠款,目前還沒有溝通好具體還款計劃。”

  不過,上海鳳凰似乎并不懼怕 ofo 訂單的流失。“ofo 對公司是錦上添花的事情,公司一直致力于鳳凰品牌自身的發展,已經有所成效,對基本面有支撐。有 ofo,公司業績好一點,沒有 ofo,公司實現一定額度的盈利也沒問題。”

  12 月 20 日,信隆健康董秘辦人士也對記者表示,“目前在尋找新的增長點,瞄準歐洲和美國市場,開拓共享滑板車業務。”

  姚記撲克(002605.SZ)曾于 2014 年受讓中德索羅門自行車 51% 的股權,市場一度以為其將涉足共享單車業務。不過,在 2016 年姚記撲克就出讓部分股權,姚記撲克回復稱:“鑒于宏觀經濟疲軟,市場需求不明朗,公司減少了對中德索羅門自行車的投資,僅持有其 19.5% 的股權。”

  目前,姚記撲克向互聯網彩票和細胞醫療業務轉型,彼時還在懊悔沒有分得共享單車一杯羹的姚記撲克恐怕現在要偷笑了。

  中路股份也開始尋找新的業務。2018 年 11 月,其公告稱,擬以 40 億對價收購上海悅目 100% 股權。

  數據顯示,上海悅目資產總額在近三年翻了 2 倍,凈利潤更是以每年超 200% 的增速飆升,在自行車業務增長疲軟的情況下,對中路股份來說,涌向快速增長的美妝市場或許是一門好生意。

4. 開源不是“免費的午餐”,行業新變化背后有哪些趨勢值得關注?

注:開源軟件建立了完整的商業模式和生態,但近期隨著外部政策環境、業務形態、資本壓力、競爭態勢的變化,許多知名軟件的開源方式、軟件控制權都發生了重大變化。而商業價值轉化能力更強的公司,在這些重要關鍵軟件的控制和發展上獲得更大的機會,這一點非常值得國內軟件行業創業企業和投資機構思考和借鑒。

  鈦資本研究院觀察到,到目前為止的科技創業創新還是以軟件為核心,這是為什么?

  因為硬件本質上是把軟件固化,同時硬件的創新創業成本相對比較高、周期長、壁壘高、挑戰也大。對于很多創業公司來說,軟件開發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進行彎道超車的機會,而這個“巨人”的肩膀在很多時候就是指開源軟件。 

  開源軟件意味著四種自由:

  第一,不管出于何種目的,都可自由運營程序;

  第二,自由研究軟件運行機制,按照自身需求自由修改;

  第三,自由傳播副本,幫助他人;

  第四,自由改進程序,公開發布修改成果,造福整個社區。當然,相應有開源許可證,作為商業使用或者法律上的規范。

  開源軟件的發展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前以個人和大學為主的萌芽階段,到出現 Apache 基金會等非盈利組織、成就了 Linux 操作系統以及在互聯網上幾乎占據統治地位的 Apache WEB 服務器階段,再到以 Google、Facebook、Oracle、IBM 等大型互聯網和 IT 企業為主的階段。

  從開源的發展史可以發現,開源軟件不是免費的午餐。開源軟件進入真正規模化發展階段,也就是互聯網興起的時候,這說明即使是免費的開源軟件也需要規模化商業組織的推動,才能真正形成氣候。

  近期,開源軟件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不論是 MongoDB 更改開源協議、Oracle 將收取 Java 費用、Google 改變歐洲市場安卓設備銷售協議,還是 IBM 巨資收購紅帽、微軟巨資收購 Github、Cloudera 與 Hortonworks 合并等,這些變化背后透露出怎樣的新趨勢?在 2018 年 11 月舉辦的鈦資本“新一代企業級科技投資人投研社”在線研討會第六期上,鈦資本研究院分享了對近期開源產業和創業大事件的看法。

  免費/收費?業務模式?

  最近在開源行業發生了幾件看起來毫無關聯、放在一起看就引人深思的事件。

  • 事件一:MongoDB 更換開源協議至 SSPL

  MongoDB 是一個最接近于關系型數據庫的非關系性數據庫,特別適合在互聯網應用上用。MongoDB 公司在今年 10 月 17 日,宣布了其開源許可證從 GNU AGPLv3 切換到 Server Side Public License (SSPL)。

  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切換,這個切換就意味著所有免費使用 MongoDB 數據庫進行修改后再發布自己的服務提供給使用者的公有云服務商,將不能再享受免費的午餐了。這也就是說包括 IBM、阿里巴巴、AWS 等,如果在公有云服務中再使用 MongoDB 的數據庫,或者在應用系統上使用 MongoDB 服務,將面臨兩個選擇:要么購買商業許可證,要么將所有的修改反饋給社區。

  MongoDB 公司為什么這樣做呢?MongoDB 是非常流行的數據庫,也得到了大家的高度認可。MongoDB 的業務模式是靠服務收費,即企業可以免費使用其產品,但是如果需要技術支持的話就得購買注冊。但是隨著企業上云,企業從公有云服務商獲得服務;而公有云廠商技術能力非常強,既不需要購買 MongoDB 的服務,也不把對 MongoDB 的修改反饋回社區,這就打破了開源的利益平衡。

  實際上這些以公有云為代表的廠商,從商業角度來講是侵占了 MongoDB 公司勞動所創造的價值;這些開源軟件的使用者通過 MongoDB 開源數據庫變現,卻沒有把獲得的價值分享給 MongoDB 公司,這就是 MongoDB 公司要修改其開源協議的原因。

  簡單理解,MongoDB 公司也需要生存。當公有云沒有普及的時候,MongoDB 公司并沒有感覺到生存的壓力,而一旦形成了公有云的大規模普及,MongoDB 的業務模式就必須要跟著轉變,由原來所謂的開源軟件不收費、不存在商業許可證而只收維護費用的方式,變成了需要商業許可證。

  • 事件二:Oracle(甲骨文)將從 2019 年 1 月起收取 Java 費用

  2018 年 9 月,甲骨文宣布,2019 年 1 月之后,如果沒有商業許可,Java SE 8 公開更新將無法用于“商業或生產用途”。也就說,既不可以用于軟件銷售,也不能用于自己的生產系統。

  Java SE8 包含哪些組件呢?Java  JDK、SDK 開發工具包以及 JRE 運行環境。JDK 就是 J2EE 的框架,這個框架將要收費了。簡單來說,就是 Java 語言免費,但是 Java 框架收費。這就意味著,如果嚴格按照 License 的要求,從 2019 年 1 月起,所有使用 Java  J2EE 框架的服務器,只要是 7 版本以上的都需要付費。因為即使再開發新的版本,但只要使用它的運行環境就需要購買許可證。

  當然,還有個應對方法就是 Open JDK 或者使用 IBM  JDK。因為 IBM 的 Java 框架是自己開發的,是屬于 IBM 自己的 JDK。

  • 事件三:Google 針對歐洲市場安卓設備銷售合作協議的變更

  2018 年 10 月,Google 的官博公布了針對歐洲市場安卓設備銷售合作協議的變更:允許手機制造商不預裝 Chrome 或是谷歌搜索 App;對于不預裝的制造商,每一筆銷售都需要收取額外的授權費用,每部手機的費用是 20-40 美元不等。

  大家知道,安卓對所有的手機移動設備制造商是開源免費的。但是谷歌因為把它的搜索 App 和瀏覽器內置到安卓系統里,在歐洲受到了起訴并且敗訴而被課以巨額罰款,所以不能再強制預裝。于是,谷歌決定給歐洲的手機制造商兩個選擇:一是主動地預裝 Google 的瀏覽器和谷歌搜索 App;二是如果選擇不預裝,那么每一個手機銷售要收取 20 到 40 美金的授權費,這比 windows  mobile 都貴。

  鈦資本研究院觀察:所有的開源免費并不是真正的不收費,只是用另一種方式收費;免費開源開放一定需要換回有商業價值的回饋,如果外力阻斷了這個鏈條,則開源體系必然崩裂。

  軟件開源已經發展形成了完整的商業模式。開源軟件主導提供方通過開源,構建了以自己為中心的生態圈。以軟件的免費開源,換來了客戶商機、可變現流量或持續技術升級,進而越滾越大,把企業之間的競爭轉化為生態之間的競爭。

  開源軟件的提供方和使用方,總是處于一種博弈和平衡的狀態。開源軟件提供方獲得了使用方提供的客戶流量、商業機會,再通過這些流量獲得收益;開源軟件的使用者則直接受益于免費開源軟件,通過基于該開源技術的商業產品和服務獲得收益。而一旦開源技術的使用方不再為提供方提供商業回饋,則平衡被打破,開源體系崩潰。

  原先谷歌不收費的原因是必須用其瀏覽器和搜索,獲得流量后再通過廣告模式變現,從而補貼開發費用和安卓的費用。一旦這個閉環路徑失效,就開始收費了。從這個銷售協議反過來看,當開源軟件背后的商業組織不能保障其商業利益時,對開源進行收費就是必須的選擇。

  合并/收購?理想與現實?

  • 事件一:微軟收購 GitHub

  今年 6 月份,微軟宣布將以 75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代碼托管平臺 GitHub,前些天宣布已經完成收購。

  大家不要認為 GitHub 只是一個代碼托管平臺。GitHub 表面上確實是代碼托管平臺起家,但是它的 Logo 下面寫著 Socal Coding,也就是說 GitHub 是典型的從開發到發布全流程管理的 DevOps 平臺,可以完成從代碼托管到開發工具再到編譯的全生命周期。

  對于微軟,大家都認為操作系統是其主力,但其實它的最大競爭力是開發人員和開發社群。微軟有強大的開發人群,圍繞著微軟操作系統開發應用。微軟提供從開發環境到開發管理的端到端軟件工具,采用軟件使用許可收費的商業模式。但是 GitHub 開源升級以后,微軟體系受到了極大的沖擊,所以它把這個強勁對手收了,盡管微軟保證 GitHub 在未來是獨立運作,不會打破其理念。

  GitHub 其實對個人免費,對企業是收費的。微軟、IBM、Amazon、谷歌、阿里巴巴等的開源項目托管到 GitHub 上都要收費,開源基金會的一些項目也要付費后才能托管到 GitHub 上。未來微軟會不會發展 Github 的收費模式還不清楚,但是微軟一定會用 GitHub 的 DevOps 體系來增強自己的實力。 

  • 事件二:大數據競爭對手 Cloudera 和 Hortonworks 宣布合并

  今年 10 月,兩家大數據先驅 Cloudera 和 Hortonworks 宣布了“相對平等”的合并(實際上,Cloudera 以 60% 占了大股)。合并后的公司是一個年收入約為 7.2 億美元的新實體,這其實是所有做 Hadoop 生態體系大數據公司都不愿意看到的。

  Hadoop 體系已經發展了十多年,在全球就出現了這兩大產品平臺公司。其實按理說,平臺型的公司最賺錢、利潤最高,而應用側的苦活都扔給了合作伙伴。但就是這種平臺型的公司,Cloudera 和 Hortonworks 合并起來才 7.2 億美金的市值,還不如原來 DB2 火的時候。 

  這其實說明,創業公司即使做大,互相也不再選擇血拼而是抱團形成合力。這兩家原來在 Hadoop 體系里面最大的公司,從開源分出來兩條并行的路線后又合并在一起,那么以后的競爭就不會那么殘酷,利潤率也會好一些。

  • 事件三:IBM 以 334 億美元收購紅帽公司

  今年 10 月,IBM 和紅帽公司聯合宣布,IBM 將支付現金、以 334 億美元購買紅帽所有股票。收購完成后,紅帽將并入 IBM 的混合云部門。這是 IBM 公司史上最大一筆收購。

  紅帽是到目前為止,基于開源體系最成功的一個公司,但最后還是被“貴族”收掉了。當然 IBM 收紅帽也有自己的想法,這樣一來就補足了 IBM 混合云解決方案,補足了從操作系統到虛擬化再到云管層面的現代化 IT 基礎設施。

  鈦資本研究院觀察:開源軟件是開源體系的核心,匯聚了大量的流量。在收獲著最大商業機會的同時,也承擔著最大商業變現的壓力。在充分競爭的環境下,開源軟件一定/遲早會被能夠最大效率轉化起商業價值的一方所控制。所以圍繞開源軟件的資本運作仍將會持續進行,永遠只有最強者才能夠擁有。

  在資本和商業競爭的驅動下,所有的開源公司都承擔了巨大的商業變現壓力。而這與最近幾年高科技發展遇到瓶頸也有關,例如集成電路 7 納米之內相當于原子級別,這意味著硬件能力的提升已經基本到頭了。但是這些高科技公司還要往前發展,資本方的壓力更多轉向軟件方面。

  一方面,大量的知名開源軟件在走向變相收費。碩果僅存的如 MySQL,現在雖然沒有收費,但是在被 Oracle 收購后被砍掉了兩個非常重要的功能模塊:集群模塊和調試工具,相當于避免了與 Oracle 數據庫的競爭。

  另一方面,開源公司大量被商業化能力更強的公司合并和收購。例如 GitHub 的 CEO 本身是科學家氣質,不太適合經營公司,做了多年之后也希望快點出手;而紅帽再往下發展,其整個支持體系、賣服務注冊的方式、與中間件對接等層面都會出問題。而微軟和 IBM 這樣的大公司有很好的技術體系積累,也擁有豐富的客戶資源,當認可了開源技術路線后,就會收購進入自己的體系。

【今日學習必備】

【Linux面試真題】- 當我們與某遠程網絡連接不上時,就需要跟蹤路由查看,以便了解在網絡的什么位置出現了問題,滿足該目的的命令是什么 。

A 、 ping

B、 ifconfig

C、 traceroute

D、 netstat

正確選項為:C

【Python面試真題】- 如何解釋 Python 中的 help() 函數和 dir() 函數

help() 函數返回幫助文檔和參數說明:

運行結果如下:

Help on function copy in module copy

copy(x)

Shallow copy operation on arbitrary Python objects.

See the module』s __doc__ string for more info.

dir() 函數返回對象中的所有成員 (任何類型)

與 C++不同, 在 Python 中我們不需要使用 ? 符號,而是使用如下語法:

[on true] if [expression]else [on false]

如果 [expression] 為真, 則 [on true] 部分被執行。如果表示為假則 [on false] 部分被執行

>【就業喜訊】

【學員喜訊-749期】應屆畢業生,非計算機專業,在馬哥學完Linux運維,初入社會薪資12K!恭喜贏在起跑線上!

京東輸了嗎?正在將技術作為未來十年的護城河!【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35期】

【近期開班】
Linux面授班:2019年3月4日(北京)
Linux網絡班:2019年1月19日(網絡)
Python面授班:2018年12月24日(北京)
Python網絡班:2018年12月29日(網絡)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400-080-6560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日,09:00-18:30

QR code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