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金服同意收購英國支付公司WORLDFIRST【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59期】

各位小伙伴下午好,今天是2019年2月15日,這里是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59期。

本期重點關注: 螞蟻金服同意收購英國支付公司WORLDFIRST

【快報內容】

1、 螞蟻金服同意收購英國支付公司WORLDFIRST

英國跨境支付公司萬里匯(WorldFirst)完成所有權變更,正式攜手支付寶,成為螞蟻金服集團全資子公司。

  WorldFirst 創始人兼 CEO 喬納森·奎因(Jonathan Quin)當天通過電子郵件向客戶宣布了這一消息,強調 WorldFirst 提供給全球用戶的產品和服務保持不變;隨后,螞蟻金服也發表聲明,稱收購完成后 WorldFirst 將繼續在創始人 Quin 的帶領下開展業務。

  這筆交易被視為中國科技公司迄今為止在全球金融科技領域最重要的一次收購,從中也可以看出支付寶想要實現全球化的野心。

  雖然雙方并沒有透露這筆交易的金額,但螞蟻金服方面表示,并購給全球中小企業跨境經營帶來的長遠價值遠大于此。

  據英國媒體 Sky News2018 年 12 月報道,這筆交易的金額為 7 億美元。不過,當時螞蟻金服、WorldFirst 方面均表示不予置評。

  公開資料顯示,WorldFirst 是一家國際金融機構,起源于英國(2004 年),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香港等國家和地區均持有相應金融牌照;主要向從事國際貿易的用戶、小企業和在線商戶提供服務,在核心優勢、國際業務上與支付寶有著很強的互補性。

  據 Quin 透露,目前,WorldFirst 擁有 8 萬多活躍客戶,年交易量超過 100 億英鎊。

  此前,WorldFirst 已經與阿里巴巴旗下 Lazada 合作,為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和泰國的商戶提供國際支付服務。而 WorldFirst 旗下的國際匯款業務,也將成為阿里巴巴推進全球匯的結構性組成部分。

  近年來,螞蟻金服一直在加速海外布局,推進支付寶的全球化戰略。

  受益于區塊鏈技術的成功商用,支付寶在短短一年內,已經陸續打通香港到菲律賓、馬來西亞到巴基斯坦的區塊鏈跨境匯款鏈路。

  據螞蟻金服方面透露,截至目前,支付寶的全球金融機構合作伙伴數目已增至 250 余家。過去的 5 年中,支付寶一方面服務出境游的中國用戶,連接全球 54 個國家和地區的數十萬商家;另一方面,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不斷落子,打造了包括印度 Paytm,巴基斯坦 Easypaisa,菲律賓 GCash,孟加拉 bKash 等 9 個本地版“支付寶”, 并通過輸出技術解決方案和運營經驗助力成長,Paytm 已迅速躍升為全球第四大電子錢包。

  這次 WorldFirst 的加入,或將成為支付寶全球化進程的助推器。

2、 阿里入股嗶哩嗶哩持股約8%,B站商業化變現渠道逐漸清晰

在情人節當天,B站和阿里也選擇公開了這段“戀情”。

  2 月 14 日晚間,阿里巴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報告,宣布通過全資子公司淘寶中國入股嗶哩嗶哩(以下簡稱B站)近 2400 萬股, 持股比例占B站總股本約8%。目前騰訊對B站持股比例約 12%。

  在此次官宣前,B站與阿里就已經有了多次合作。早在去年 10 月份 36 氪就曾獨家報道《阿里巴巴投資了B站,“騰訊系”的B站》,此后,B站與阿里更是展開了一系列的合作。支持B站的簽約 UP 主建立認證的淘寶達人賬戶、為B站提供多方面的電商服務支持、與餓了么打通會員體系等等。

  據了解,當前淘寶與B站的業務合作正在推進當中,B站上一大批擁有百萬粉絲的優質原生 UP 主正加速入駐淘寶,而淘寶二次元平臺也為他們量身定制全方位的商業化方案。B站表示,很快,在淘寶二次元平臺上,UP 主們將通過與自身特點相契合的產品聯名、相關周邊衍生品開發等多種方式,為自己的內容能力找到最適合的商業化場景。

  收入結構單一,一直是B站的痛點。根據B站最初提交的招股書顯示,B站游戲收入占據八成以上,雖然該部分收入在B站最近的財報中比重有所下降,但是仍舊貢獻了大部分收入。此外,根據B站最新一季度財報顯示,凈虧損達 2.5 億元,凈虧損率 23%,其虧損幅度仍在拉大。

  在這樣的情況下,B站急需進行商業化變現,而淘寶的電商優勢則成了B站商業化變現的優質土壤。

  據不完全統計,淘寶上泛二次元人群已經過億,其中超五成屬于 95 后和 00 后,淘寶和B站的用戶群正在加速交疊。此外,在去年的雙十二,淘寶二次元市場的增長達到 90%,三分妄想、喵屋小鋪、Puppets and Doll 等七家二次元店鋪成交過百萬。

  此外,對于淘寶來說,B站在 UGC 原創方面的能力也能為其提供內容支持。內容化正成為淘寶的重要戰略,而早在 2015 年,淘寶就曾宣布將二次元作為重點市場發力。

  與此同時,對于阿里來說,仍舊想要持續獲取流量。從最早阿里想要收購二次元社區A站,到去年 5 月參投小紅書的D輪融資,再到入股B站,阿里從未放棄過任何優質的流量社區。

  B 站董事長兼 CEO 陳睿表示:“借助淘寶這個巨大的平臺,能在未來讓更多人看到B站 UP 主的強大創造力與優質內容。”

3、 虎嗅欲摘牌新三板,中國“科技媒體第一股”怎么了?

被稱作中國“科技媒體第一股”的虎嗅科技,或將從新三板摘牌。

  虎嗅第一次傳出主動摘牌的消息,是在半個月前的 1 月 30 日。當日,虎嗅科技發布的《關于公司股票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終止掛牌的提示性公告》稱,為配合公司業務發展和長期戰略規劃需要,經慎重考慮,公司擬申請股票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終止掛牌。

  昨日,摘牌一事再度確認。根據昨晚公布的《虎嗅科技關于公司股票暫停轉讓的公告》顯示,公司申請股票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終止掛牌議案已通過董事會審議,并即將于 2 月 15 日召開的股東大會進行審議。

  按照相關規定,此次審議通過后,虎嗅的新三板生涯,將就此結束。

  從 2015 年 12 月在新三板掛牌至今,虎嗅科技的新三板之旅,三年有余。

  在 36 氪、鈦媒體等一眾新興科技媒體中,虎嗅成為國內首個登陸資本市場的“科技媒體”,但在資本市場上,虎嗅的日子卻并不好過。

  其背后,是在資本寒冬之下,虎嗅在商業模式、營收狀況、平臺價值等方面存在的諸多短板和問題。

  首先,來看虎嗅的商業模式。

  虎嗅科技 2018 年的半年度報告顯示,公司屬于互聯網信息服務業,細分行業為科技與創新信息服務,商業模式為:在向特定人群提供免費商業資訊基礎上,謀取“網絡廣告+整合營銷+線下活動+內容付費+培訓服務+電商業務”等收入及相應利潤。

  從商業模式上看,虎嗅并無特殊之處,走的還是很傳統的老路,折射到營收狀況上,也不盡如人意。

  再看營收情況。

  從 2012 年成立到掛牌新三板的幾年里,2013 年、2014 年、2015 年,虎嗅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 349.91 萬元、925.78 萬元和 1652.87 萬元,而三年的凈利潤則分別約為 19 萬、66 萬和 82.13 萬。

  掛牌后,根據公告信息顯示,2016 年,其主營業務收入為 1987.07 萬元,但利潤卻變成了-334.28 萬元;2017 年,其營收 3698.23 萬元,凈利潤為 306.67 萬元。2018 年年中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收 1891.31 萬,凈利潤 363.81 萬。

  從增長情況來看,成立 6 年來,虎嗅的主營業務收入雖然增長幅度較大,但在凈利潤方面,則實在是“寒酸”了點,即便此中還有扭虧為盈之舉,但整體利潤規模不大,盈利水平并不高。

  虎嗅的平臺價值,同樣屢遭質疑。

  根據 2018 年年中報披露的數據來看,截止到 2018 年 6 月 30 日,公司總資產為 4164.39 萬元,凈資產為 3360.55 萬元。

  同時,公告還稱,“報告期內公司繼續深耕優質內容,公司微信公眾號被評為最有價值微信公眾號科技類第一,公司憑借在垂直細分領域的影響力,使得本期整合營銷收入大幅增長,且隨著收入規模增長和運營效率提高,期間費用的收入占比降低,公司盈力能力增強。”

  但現實情況是,虎嗅的付費閱讀一直難以取得突破,平臺上聚集的優質作者,也在其它內容聚合平臺巨大的流量和資金補貼優勢下,流失嚴重。

  此外,在日漸趨嚴的新媒體監管之下,虎嗅的內容生產同樣存在著一定的政策風險。2017 年 7 月份,虎嗅網停更數日,后被證實,或因發布“違規內容”。諸如此類。

  不過,受制于新三板整體流動性較差,市場行情集體表現不佳等原因,在整個新三板市場中,主動摘牌或主動選擇退市的,并非個例。

  虎嗅從新三板摘牌具體是何種原因,目前虎嗅方面還未有官方消息公布。

4、 科大訊飛劉慶峰回應經營、裁員危機:去年現金流歷史最好

科大訊飛總裁辦發出給管理層的公司郵件,通報了董事長劉慶峰在公司職能部門 2018-2019 年度總結計劃大會上的講話。騰訊《一線》獲得的部分郵件內容顯示,劉慶峰對一些事情,尤其是外界對于科大訊飛的質疑輿情進行了內部澄清,“因為新增的部門以及一些崗位的變動,去年科大訊飛人員規模增加了三四千人,業務收入增加了 50% 以上,與前年相比,上了一個臺階。”劉慶峰說。

  在講話中,他談到,科大訊飛的職能部門對公司發展來講,就如同水和空氣對人一樣,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不可或缺。但同時在安全問題上也面臨更大的考驗,整個社會對訊飛的關注度提高了,輿情上面臨更大的挑戰。“2018 年,支撐體系為公司的發展立下了汗馬功勞。財務、人力等很多部門加班加點,證明了大家對公司的歸屬感,感謝大家所付出的汗水!”

  職能部門 2018-2019 年度總結計劃大會當天,科大訊飛股價下跌8% 以上,“有人會說,科大訊飛的賬上資金沒了、年底淘汰 30% 員工、公司難以為繼經營等等。所以我們發了公告,可以理直氣壯告訴他們,我們根本不存在經營風險。我們 2018 年經營性現金流是 10 個億,而且是正向經營現金流。”劉慶峰說。

  對于近期有些負面輿論,比如說我們年末所謂要淘汰 30% 員工,“實際情況是5% 以內,這是正常考核淘汰,并且都嚴格符合法律法規。還有輿論說公司把懷孕員工給淘汰了,公司一個鐵律是:所有懷孕、在生產的和哺乳期的員工一律不準淘汰!這是早就定下來的。”

  另外,對于極少數存在違紀違規的員工,是企業中害群之馬,對于這些極少數員工處理是必要的,也是堅決的。

  他將當下經濟環境比作“冬天”,面對經營不確定性,經營性現金流有造血能力,決定了科大訊飛有沒有錢活下去,有沒有潛能實現更大的夢想,“科大訊飛 2018 年經營性現金流是歷史以來最好的。”劉慶峰說。

  不過,劉慶峰也看到不足之處:“我們現在很多崗位在安徽可能是一流,有的是準一流,也有的是二流以上;但放在全國能夠排在準一流的崗位,現在幾乎還沒有。我希望我們的行政支撐能成為我們公司的核心競爭力之一,包括 IT 建設,當然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對于 2019 年,劉慶峰認為人工智能格局已定,“我們還會保持快速增長。機遇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同時我們也要改進很多不足,比如說提升人均效能、打破部門墻,還有公司內部反腐等問題。按照我們既定的戰略盡快部署下去,我們相信這些都能處理好,這些困難都能克服!”

【今日學習必備】

【Linux面試真題】- 在Shell腳本中,用來讀取文件內各個域的內容并將其賦值給Shell變量的命令是什么 ?

A 、fold

B 、 join

C 、tr

D 、 read

正確選項:D

【Python面試真題】- 在多線程環境中,Python 虛擬機按什么方式執行 ?

1. 設置GIL
2. 切換到一個線程去運行
3. 運行:
    a. 指定數量的字節碼指令,或者

b. 線程主動讓出控制(可以調用time.sleep(0))
4. 把線程設置為睡眠狀態
5. 解鎖GIL
6. 再次重復以上所有步驟

 在調用外部代碼(如C/C++擴展函數)的時候,GIL 將會被鎖定,直到這個函數結束為止(由于在這期間沒有Python 的字節碼被運行,所以不會做線程切換)。

>【就業喜訊】

【學員喜訊-771期】- 在馬哥教育學習是最好的跳板,2019成功收獲19K/月!

螞蟻金服同意收購英國支付公司WORLDFIRST【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59期】

【近期開班】

Linux面授班:2019年3月4日(北京)
Linux網絡班:2019年3月16日(網絡)
Python面授班:2019年3月18日(北京)
Python網絡班:2019年3月30日(網絡)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400-080-6560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日,09:00-18:30

QR code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