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宣布自動駕駛子公司將增1000員工 人員翻一倍【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76期】

各位小伙伴下午好,今天是2019年3月12日,這里是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76期。

本期重點關注: 通用宣布自動駕駛子公司將增1000員工 人員翻一倍

【快報內容】

1、 通用宣布自動駕駛子公司將增1000員工 人員翻一倍

在全球自動駕駛汽車領域,美國通用汽車公司旗下的 Cruise 處于領先陣營,和行業第一名 Waymo 展開激烈競爭。據外媒最新消息,通用汽車公司已經決定,巡航自動駕駛部門計劃在 2019 年年底前將人員規模擴大一倍,即再招募 1000 多名員工。

  據國外媒體報道,這家總部位于舊金山的自動駕駛子公司周一還宣布,它已經聘請了阿登·霍夫曼(Arden Hoffman)加盟。霍夫曼此前在網絡存儲公司 Dropbox 工作,幫助指導這家初創公司 2018 年成功上市。更早之前,她曾在谷歌(Google)和高盛(GoldmanSachs)工作。

  一位 Dropbox 發言人說:“過去四年里,霍夫曼對 Dropbox 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她幫助我們建立和擴大了我們的團隊和文化,使我們今天成為一家擁有超過 2300 人的公司,我們將懷念她的領導才能、決心和幽默感。雖然我們對她的離去感到遺憾,但我們為她感到興奮,并祝愿她在這個新的機會中一切順利,在巡航自動化公司的團隊中成長。“。

  據悉,霍夫曼將會在 Cruise 擔任首席人事官。

  Cruise 還將在舊金山的一座建筑中獲得一處新的辦公場所,他們在威廉麥克唐納公司設計的一棟大樓中將和網絡存儲公司 Dropbox 一同分享辦公空間。

  目前,Cruise 雇傭了 1000 多名員工。通用汽車收購 Cruise 時,它還是一家小型初創公司,收購價格為 10 億美元(最終交易規模包含了未來招聘的資金)。

  在獲得日本軟銀集團和本田公司的投資之后,Cruise 的資本估值攀升到了 146 億美元。2018 年末,時任通用汽車總裁的丹·阿曼(DanAmmann)擔任了 Cruise 首席執行官一職,他也是通用汽車收購 Cruise 計劃的設計師。公司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凱爾·沃格特(KyleVogt)在 2019 年轉而擔任首席技術官的職位,這一人事調整的大背景,是公司準備進行自動駕駛汽車的商業化運營。

  Cruise 正在與 Alphabet 的 Waymo 競爭,為客戶帶來基于無人車的網約車服務。福特公司旗下的 ArgoAI 也在追求這一目標,最近德國大眾集團也投資了這家無人車公司,決定在自動駕駛方面和福特結成一個研發聯盟。另外,知名電動車制造商特斯拉在自動駕駛領域也表現十分活躍。

  據報道,Cruise 的估值比任何競爭對手都更加具體,而作為美國最大汽車制造商的一部分,Cruise 的業務團隊也受益匪淺。

  Cruise 一直在測試它的自動駕駛技術,他們改裝了通用雪佛蘭 Bolt 電動車車型,這些自動駕駛汽車在美國密歇根州 Orion 的工廠中進行改裝生產。

  此前,通用汽車高管也曾經宣布,該公司已經成為全世界第一家量產自動駕駛汽車的企業。

  據國外媒體報道,在公司創辦時,Cruise 只有 40 多名員工,后來規模逐步擴大。為了招募更多的優秀人才,該公司在華盛頓州西雅圖設立了分支機構,將提供兩百多個研發工程師的崗位。

  隨著企業競相開發和部署自動駕駛汽車,對具有軟件工程、機器人和人工智能背景的合格人才的爭奪已經升溫。截至目前,一共有六十多家公司持有加州機動車管理局的許可證,可以在該州公開道路上測試自動駕駛汽車。

2、 科技股收盤|FAANG帶領美科技股普漲 富途大漲近10%

美三大股指周一開盤后單邊上行,集體收漲。截至收盤,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 200.64 點,報收于 25650.88 點,漲幅為 0.79%;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 149.92 點,報收于 7558.06 點,漲幅為 2.02%;標準普爾 500 指數上漲 40.23 點,報收于 2783.30 點,漲幅為 1.47%。

  所謂“FAANG”的五大科技巨頭全部上漲,其中 Netflix 漲 2.65%,Facebook 漲 1.46%,Alphabet 漲 2.93%,亞馬遜漲 3.07%,蘋果漲 3.46%。至收盤時,微軟市值 8657 億美元,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蘋果市值 8436 億美元,居第二位;亞馬遜居第三,市值為 8206 億美元;Alphabet 市值 8174 億美元,居第四位。

  【中國概念股】

  中國概念股普漲,其中漲幅較大的公司包括:金融界(漲 21.83%)、藍汛(漲 11.97%)、樸新教育(漲 10.59%)、富途控股(漲 9.66%)、唯品會(漲 8.44%)、111 集團(漲 8.38%)、中芯國際(漲 6.89%)、宜人貸(漲 6.73%)、第九城市(漲 6.54%)、虎牙(漲 5.47%)、歡聚時代(漲 5.36%)、人人公司(漲 5.33%)、拼多多(漲 5.17%)、拍拍貸(漲 5.07%)。

3、 熊貓直播倒下 直播業行至中途將向何方?

南腔北調,在望京 SOHO 18 層交匯。過去幾天,這間辦公室門口,也許從未面對過如此繁雜的情緒,焦慮、困惑、不甘、無奈,還有一絲絲不舍。那些面容姣好的妙齡女子,或是身懷技藝其貌不揚的漢子,在玻璃門外來回踱步,不得而入。

  這些網絡主播面臨的困境,是因王思聰創辦的網絡直播平臺熊貓直播近日倒下而起。

  作為行業老三,熊貓不僅倒在自己的中道上,更倒在整個直播行業的中途——大廠與直播平臺的權勢轉移、整體增速放緩、整合將成大勢所趨、主播與平臺的話語權變遷,甚至整個資本市場的丕變。

  主播“流浪”

  “反正就把我們晾在這里,我們也找不到任何說話的人。”衡陽主播卡卡(化名)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被晾著”,如今已成為多數熊貓主播的狀態。2016 年 5 月,卡卡進駐熊貓,在教舞蹈的空閑之余,其主要通過唱歌獲得打賞。“我現在都是做最壞的打算,就想知道一個回應,到底是什么情況,畢竟連超管也辭職了。”

  焦慮、疑惑,在經歷 3 個多月,甚至更長時間的等待后,終于凝結成一個答案——熊貓直播要倒下了。

  3 月 6 日下午,有消息稱,熊貓直播將于本月申請破產。次日晚間,熊貓直播創始團隊成員兼首席運營官張菊元,在公司內部工作群發布長消息稱,熊貓直播被迫“結束”。其后,熊貓直播發布官方微信稱“熊貓直播主站流浪計劃,第一階段開啟”,并配有一張圖片,其中“Bye”字樣分外顯眼。

  “流浪”,由此成為所有熊貓主播的宿命,并夾雜著復雜的感情。幾乎所有的大小主播,都在直播平臺與粉絲告別;人氣主播沈子涵甚至親自趕赴北京,與超管及直播粉絲告別。而兩個月前,她剛在 1 月 20 日的年度星光盛典上,獲得輝煌巨星年度冠軍。

  “1 月份大家在成都的時候,還歡聚一堂。”同樣未料到熊貓直播倒閉的杜鵑(化名)對記者表示。不過,彼時王思聰的缺席,加上“一些傳言”,也令其產生了些疑惑,但對于這些,她都“沒有太在意”。

  隨著時間推移,熊貓倒閉的征兆愈發顯著。就在年度盛典結束后的 15 天,阿杜(化名)收到一份舉辦 Happy day 的邀請。作為主播的狂歡日,Happy day 的設置,往往傾向于大主播,且“每個主播申請好幾個月,才能申請下來”。身為小主播的阿杜感到蹊蹺。考慮到彼時平臺出現的充值活動及平臺薪資問題,最終阿杜拒絕了這一機會。

  “人去樓空”,是熊貓直播如今的真實寫照?3 月 7 日上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位于望京 SOHO18 層的熊貓直播辦公室。大堂中間,“PANDA. TV”的 logo 依舊顯眼,前臺并未清空。在表明身份和來意后,保安數次阻止記者進入辦公室。臨近中午時分,數位熊貓直播員工陸續外出用餐,面對記者的提問,他們仍舊三緘其口。

  透過公司樓道兩側玻璃門,記者看到,公司內部仍有員工,多數工位上并無相關人員,且部分工位已騰空,紙箱散落于室內各處。早上 9 點便在此處蹲守的主播江達(化名)告訴記者:“昨天下午已有一批員工抱著東西離開了。”

  3 月 8 日,熊貓直播在公司門口張貼通知,并寫道:“辦理解約的人員請到佛跳墻會議室……”當時,記者聯系到一位在公司門口蹲守的主播,他表示:“今天上午見到了熊貓直播負責財務的人員,但對方表示目前公司所有賬戶都被凍結,沒有錢。”

  值得一提的是,熊貓直播倒閉事件愈演愈烈,其創始人王思聰,并未在微博上作任何聲明。

  熊貓直播浮沉往事

  2015 年 9 月,在投資臺灣直播 APP17 未能解渴之后,王思聰以一條微博宣告了熊貓直播的誕生。此后一段時間,王思聰高調推送熊貓直播相關微博,并公開表示,熊貓 TV 是其第一個“非投資類的項目,我會親自擔任 TV 的 CEO,會把自己當做一個創業者來看待。”

  重金投注、王思聰引流,即便彼時行業內已有斗魚、虎牙等玩家,依然擋不住熊貓展露鋒芒。2015 年底,游戲直播市場基本格局已然定型,斗魚、熊貓、龍珠、虎牙和戰旗等游戲直播平臺,憑借各自資源優勢成為市場的主要玩家。

  熊貓直播重度用戶易方便回憶道,熊貓一上線,王思聰就挖了很多厲害的主播,還有T-ara 這種韓國明星,氣勢絲毫不亞于斗魚這樣的鼻祖直播平臺。

  卡卡、杜鵑也在王思聰的號召力之下,分別于 2016 年 2 月與 5 月入駐熊貓。自稱“小農民”的阿杜也在朋友的推薦下,在平臺唱起歌來。后來,他從兼職變成全職,“最多的一個月拿了 6 萬多元”。

  2016 年 11 月,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隨著規范化管理的到來,一方面是資本逐漸集中,另一方面融資消息聲音漸小。由此,直播行業在 2017 年迎來一批倒閉、并購和合并潮。

  不過,這似乎并未對熊貓直播產生顯著影響。在向泛娛樂方向發展的同時,2017 年 5 月,熊貓直播完成 10 億元B輪融資,估值高達 50 億元。艾瑞數據顯示,2017 年底,熊貓直播用戶數量排名行業第三位。

  2018 年 3 月 8 日,斗魚和虎牙均獲得騰訊投資。商業模式單一且造血能力不足的直播,是否得到大資本的加持,在競爭中顯得意義非凡。相較之下,2017 年 5 月以來,熊貓直播一直未能獲得新融資。

  在此背景下,原熊貓“一姐”周二珂重回斗魚,原熊貓平臺主播 JY 在微博宣布跳槽虎牙,及 PDD、若風等人的相繼出走。而虎牙、映客的相繼上市,更是拉開了與熊貓直播之間的距離。

  2018 年 7 月,彼時有媒體曝出,熊貓直播正在尋求買家,作價 30 億元左右,但此后亦不了了之。天眼查顯示,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東仍為珺娛(湖州)發展中心,王思聰對后者的持股比例則為 100%。換言之,就工商信息顯示,王思聰依舊是熊貓的第一大股東。不過,仍有媒體指出,王思聰及旗下投資機構的股份已退出熊貓直播。

  從出道即巔峰,到如今的境地,熊貓直播究竟做錯了什么?

  “坦率講,熊貓直播有一段時間做得還是非常不錯的,也算是一匹‘小黑馬’。只是在后續資本方面欠缺了,沒有及時拿到錢,所以才導致今天的局面。”艾媒咨詢 CEO 張毅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分析稱。

  直播行業路向何方

  如今,直播業似乎也已行至中途。

  懿坤資本創始合伙人高懿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在過去十年,直播行業的平均增速在 150%~200%。不過,這一速度目前在放緩,從增速 200% ~300% 向 100%、50%,甚至更低下降。在此基礎上,他判斷,目前行業已進入中期。

  中期的表征不止增速放緩,大廠與直播平臺之間的權勢轉移便是其重要特征。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資人表示,熊貓直播主要是在一條游戲賽道上。游戲比賽擁有一個很明顯的問題,即重要的游戲 IP 寥寥可數,如 LOL、吃雞等。這些游戲有版權限制,騰訊系擁有很多天然的優勢,所以越來越多的游戲主播,都傾向于與這樣的大廠下面的平臺合作。

  高懿稱,比較有分量的發布平臺而言,一般大廠前期并不會限制比賽的發行、直播;不過,在后期等游戲成熟之后,一定會做一些限制,比如一些頂級賽事的直播,肯定會放到自己旗下的平臺上。自然而然,觀眾會流向那些有大廠支持的平臺,而主播也會跟隨觀眾流向那些平臺,如此循環。

  在此種邏輯下,騰訊作為國內首屈一指的游戲大廠,自然傾向于扶持旗下的虎牙、斗魚。如此,在熊貓直播發展后期,包括 PDD 等主播出走的原因,就可以理解。

  同時,資本市場發展態勢也構成如上種種事件的大背景,暗中發力。張毅表示,從 2015 年下半年開始,整個A股市場其實是遇冷的,并一直持續到 2019 年春節以后。這 4 年,對于 VC 來說,過得特別艱難。因為二級市場遇冷,對于 VC 后續的資金補充不足。

  那么,直播業又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張毅認為,原有模式肯定要改變。此外,不在頭部的平臺將變得非常危險。直播平臺要活下來,就要嘗試尋找自己新的贏利點和模式。

  高懿表示,在直播行業增速下滑的趨勢下,肯定會產生整合。整合之后,平臺的話語權與主播的話語權,一定會發生遷移。

  對于主播們來說,直播行業的中途,似乎也構成其人生路的中點。就像浪潮之下,杜鵑考慮更換平臺,重新投身直播工業機器當中,她相信,只要干了直播就沒有干不好的事,因為“這份工作對承壓能力的挑戰,非一般工作可比”。

  而愛跳舞、善唱歌的卡卡,則放棄直播的“事業”,從一開始她就知道,這只是快速賺錢的備選項,這次讓她更加認清這份兼職的不穩定性。至于阿杜,則徹底喪失了對直播平臺,甚至互聯網的信任,“果然網上的都靠不住”。

4、 攜程為何又被質疑“大數據殺熟”?

“取消訂單二次搜索顯示無票、官方 App 比攜程價格便宜!”隨著用戶陳先生的微博爆料,攜程又一次被推上了“大數據殺熟”的風口浪尖。昨天攜程回應,平臺并沒有大數據殺熟,歡迎監督。

  北京青年報記者注意到,在用戶的描述中,“大數據殺熟”一詞仍多次出現。盡管不少專家多次辟謠,北青報記者也曾進行過相關實驗、采訪,但這個詞仍然可以引發許多用戶的“共鳴”。為何在線旅行社(OTA)總被質疑“大數據殺熟”?機票的價格到底如何變化的?OTA 網站賺的是航司與平臺售價的差價嗎?

  事件

  攜程二次搜索機票價格上漲

  3 月 10 日晚,用戶陳利人在微博表示,自己當日 10 點 47 分在攜程 App 購票,首次搜索時,總價格為 17548 元,“準備去支付時,仔細檢查了下,發現沒有選報銷憑證,然后就退回去修正一下。再去支付卻被告知沒有票了,讓回去重新選擇”。

  他重新搜索,選擇,價格就變成了 18987 元,比之前高出近 1500 元。想到以前看到的網站殺熟,于是,他登出、再登錄,再查,看到的還是同樣的價格。在把應用卸載再重新安裝后,再搜索,價格還是 18987 元。

  隨后,他在海航官方 App 上進行查詢,“同樣的行程,不但有票,而且,價格比它便宜不少!時間是 12 點 24 分,價格是 16890 元。”

  回應

  系統故障已影響 1300 名用戶

  攜程昨天回應表示,“二次支付顯示無票”確認為程序 BUG(故障)。

  攜程強調,根據陳先生預訂日志復盤,系統內存在陳先生兩個訂單,陳先生僅返回更新了報銷憑證,但系統后臺卻重新為陳先生生成了新的訂單。

  攜程解釋:全球訂票系統中,每一次點擊“支付”,即便沒有付款,都會暫時占上預訂的位子。如不付款,這個“占位”將于 40 分鐘后釋放回系統。所以陳先生的第一張訂單雖沒有支付,但是“占位”完成,這導致了陳先生再次搜索出現無票的情況,在無票情況下,系統自動推薦了更高艙位的機票。

  除了陳先生的訂單,攜程也復盤了此故障可能影響的其他用戶,經過初步統計,該故障只會影響到票量緊張情況下的少部分用戶,約 1300 名左右。

  攜程表示,發現該問題后,已于 3 月 10 日 23 點緊急修復了此漏洞。后續攜程也將從技術層面加入更多的報警監控機制,避免此類問題再次發生。對于陳先生及其他約 1300 名用戶,攜程將逐一主動與客戶聯系,承擔用戶因此產生的損失。攜程鄭重承諾:平臺絕無“大數據殺熟”現象,如有因產品設計原因導致的用戶誤解,攜程愿意隨時傾聽用戶的反饋,并認真改進。

  調查

  OTA 賺的不是機票差價

  根據北青報記者此前的調查采訪及實驗驗證,包括攜程在內的國內多個 OTA 平臺的確不存在所謂的“大數據殺熟”。

  機票的銷售價格是非常復雜的定價體系。據業內人士介紹稱,機票價格的制定權在航空公司手中,全價票的制定需要通過物價部門的審核,而各種艙位也就是不同折扣的機票也是航空公司專門的定價部門根據歷史情況、市場需求、運力等情況綜合考量而得出。

  據介紹,航空公司放出的機票會統一進入 GDS(全球分銷系統)中,目前中國只有一個 GDS“中航信”,全球范圍內還有多家 GDS,他們資源互通,OTA 網站的價格都是從 GDS 上“扒”的。

  在消費者搜索機票時,網站會上 GDS 獲取一份機票價格,當消費者確定購買機票下單時,OTA 網站會再次與 GDS 確認最新票價,并將該價格返回給消費者。

  早在 2016 年 2 月,民航局就曾下發通知,要求這些 OTA 網站、互聯網訂票平臺等,都不能加價銷售機票。

  那么 OTA 如何賺錢呢?一位業內人士坦言,OTA 的機票業務“幾乎不賺錢”,主要是“賺流量”,這些機票為其帶來了目標用戶,再向其推銷其他傭金較高的業務,由此獲得盈利。

  不過,代理機票也并非完全“免費”,航空公司還是要向這些網站支付手續費,根據民航局規定,手續費是“按每張客票定額支付”。也就是說,每售出一張機票,網站賺取的錢是固定的,不會因“大數據殺熟”或其他原因帶來的機票上漲而增加。

  機票查詢價格支付時為什么會變

  其實不止是攜程,飛豬、去哪兒等 OTA 網站幾乎無一幸免,都被公眾扣上過“大數據殺熟”的帽子。

  飛豬平臺也曾解釋過,實際上航班價格變動通常由于兩種原因造成:一是航司變價導致的,尤其對于國際航班,由于全球旅客均在搜索預訂,艙位和價格變化更為頻繁;二是由于搜索緩存造成的,用戶刷新搜索通常便可消除這一情況。

  北京外國語大學文創產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劉思敏博士對北青報記者說,全球各家 GDS“吐數”的準確度在 80% 到 95% 之間,存在 10% 左右的變價概率,這主要由數據傳送的緩存問題引起。“你下單的時候別人已經下單了,搶先被鎖定了,那么你看到的價格就上漲了;但別人可能沒支付成功,過了一會兒這張票又回來了,那可能你買完高價票后又發現了低價票”。

  在上述案例中,就是因為座位的釋放需要時間,在消費者兩次下單的過程中,價格較低的已被占用,尚未釋放,系統認為特價票已售完或被調整,僅剩價格較高的艙位,因此價格上漲。

  另一種情況是,航空公司在 GDS 上更新不及時,造成消費者查詢與購買時的價格不一致,只有在真正下單時,才可以最終確認價格。

  財經觀察

  屢次聲明“不殺熟”

  為何“寧可信其有”

  “大數據殺熟”的說法去年年初進入大眾視野,指的是互聯網行業的一種區別定價模式。用這一說法,似乎可以解釋許多價格“貓膩”,因此被許多消費者推崇。

  不過,OTA 網站的“殺熟”,如今被證明一場謠言,但網友們似乎難以被說服。那么大家為什么寧可信其有?

  一是機票的價格的確比較“亂”,網民“對這張機票到底應該是多少錢”心里沒譜。機票的價格經常變化,不同平臺、不同時間、不同航班的價格都不一樣,航空公司有權利根據市場變化隨時調整票價和數量,同航班鄰座兩人的購票價格可能差出許多。

  二是因互聯網公司的各種“前科”,許多網友對互聯網公司的誠信持懷疑態度,不愿相信這些網站。不論是 OTA 網站的票價問題,還是其搭售“套路”,或者是假貨問題,搞活動時的“先漲價后降價”等問題,都降低了互聯網公司在消費者心中的信用分。

  三是互聯網公司濫用大數據的問題普遍存在。在 OTA 領域不存在大數據殺熟的現象,不代表在其他領域就不存在類似問題。此前有大數據專家曾介紹,利用大數據區別定價等現象是真實存在的,例如一些電商網站會向新用戶派發大額優惠券,而老用戶則看不到這些優惠。

  這些問題如何解決?專家表示,不僅需要整個社會營造一種誠信的氛圍,需要互聯網企業的自律,也需要監管部門對企業進行大力監管,杜絕損害消費者利益情況的發生。而這一切,都非一日之功,需要用時間來打磨,不斷修正互聯網企業在消費者心中的形象。

【今日學習必備】

【Linux面試真題】- 在TCP/IP模型中,應用層包含了所有的高層協議,在下列的一些應用協議中,什么是能夠實現本地與遠程主機之間的文件傳輸工作?

A 、telnet

B 、FTP

C 、SNMP

D 、NFS

正確選項:B

【Python面試真題】- Python中的yield用法 ?

yield簡單說來就是一個生成器,這樣函數它記住上次返 回時在函數體中的位置。對生成器第 二次(或n 次)調用跳轉至該函 次)調用跳轉至該函 數。

>【就業喜訊】

【學員喜訊-787期】- 技術支持工作后繼續學習Python面授網絡班薪資比上漲一倍多 !

通用宣布自動駕駛子公司將增1000員工 人員翻一倍【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76期】

【近期開班】

Linux面授班:2019年4月29日(北京)
Linux網絡班:2019年3月16日(網絡)
Python面授班:2019年3月18日(北京)
Python網絡班:2019年3月30日(網絡)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400-080-6560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日,09:00-18:30

QR code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