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中國周五開盤跌停 天津網信辦要求其全面整改【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98期】

各位小伙伴下午好,今天是2019年4月13日,這里是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98期。

本期重點關注: 視覺中國周五開盤跌停 天津網信辦要求其全面整改

【快報內容】?

1、 視覺中國周五開盤跌停 天津網信辦要求其全面整改

新浪科技訊,4 月 12 日上午消息,視覺中國今日開盤跌停。截至開盤,視覺中國股價報 25.2 元,跌幅為 10%。

  4 月 11 日,針對視覺中國網站傳播違法有害信息的情況,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依法約談網站負責人,責令該網站立即停止違法違規行為,全面徹底整改。

  視覺中國致歉稱,目前,公司已采取措施對不合規圖片全部下線處理,并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自愿關閉網站開展整改,進一步強化企業自律,強化制度建設,提升內容審核的質量,避免類似情況再次發生。再次感謝廣大網民和媒體的監督,公司將汲取教訓認真整改,自愿接受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依法依規對我公司的處理。再次向廣大網民和社會致歉。

  12 日早間,視覺中國發布公告稱,截止目前,公司尚不能準確預計整改完成并恢復服務的時間,公司正在積極、認真履行整改工作,力爭早日恢復服務。網站恢復服務的具體時間,公司將另行公告。

2、 意識的困難問題:我們如何知道人工智能有了意識?

澳大利亞哲學家大衛·查莫斯(David Chalmers)有一個著名的問題是,是否可以想象“哲學僵尸”(philosophical zombies)——那些表現得像你我一樣卻又缺乏主觀經驗的人——的存在?這個問題引起了很多學者對意識的興趣,包括我。原因在于,如果這種僵尸(或者說精密但毫無感情的機器人)可能存在,那么僅僅用物理屬性——關于大腦或類似大腦的機制——就無法解釋意識體驗。相反,我們必須考慮一些額外的精神屬性,才能解釋什么是有意識的感覺。弄清楚這些心理屬性是如何產生的,就成為所謂的“意識的困難問題”。

  但是,對于查莫斯的哲學僵尸一說,我有一個小小的問題。哲學僵尸應該有能力提出有關體驗屬性的任何問題。不過,值得深思的是,一個缺乏體驗的人或機器如何能回顧其沒有過的體驗。在播客“Making Sense”(此前的名稱是“Waking Up”)的一集節目中,查莫斯與神經學家兼作家薩姆·哈里斯(Sam Harris)討論了這一問題。“我認為至少設想一個能這么做的系統并不是特別困難,”查莫斯說,“我的意思是,我現在正與你交談,而你正在做出大量有關意識的評論,這些評論似乎很強烈地表明你具有意識。盡管如此,我至少可以考慮這么一個想法,即你并沒有意識,你實際上是一個僵尸,你發出所有這些噪音的同時內心并沒有任何意識。”

  這不是一個嚴格的學術問題。如果谷歌的 DeepMind 公司開發了一個人工智能,它開始提問“為什么紅色感覺像紅色,而不是其他什么東西”,那么就自有少數可能的解釋。或許它從別人那里聽到了這個問題。這是可能的,例如,人工智能可能只需要簡單地閱讀有關意識的論文,就可以學會提出關于意識的問題。它還可能經過編程來提出這個問題,就像視頻游戲中的角色一樣。或者,它可能從隨機噪音中蹦出了這么一個問題。很顯然,提出有關意識的問題本身并不能說明任何事情。但是,如果沒有從其他來源聽到這些問題,或者沒有足夠的隨機輸出的話,一個人工智能僵尸會自己構想出這種問題嗎?對我來說,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如果我是對的,那么我們就應該認真考慮當一個人工智能自發地提出有關主觀體驗的問題時,它就很可能是有意識的。因為我們不知道在沒有確定一個人工智能是否有意識的情況下,拔掉它的電源是否合乎道德。我們最好現在就開始注意聽取這些問題。

3、 阿里AIoT定制電視項目啟動? 智能電視或有新玩法

在 2018 年 3 月,阿里巴巴就宣布全面進軍 IoT,以天貓精靈為代表的 AI 終端產品被稱為阿里巴巴 AIoT 戰略中重要的一環。但是很明顯的是,AI 智能音箱并不是邁入 AIoT 時代唯一的聯軸器,智能電視天生的家庭屬性和大屏特色為 AIoT 戰略落地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據悉,阿里曾經與海爾聯合推出海爾阿里第五代電視產品,此款電視是基于阿里的人工智能技術,通過聲紋識別技術,電視可識別說話人的音色,細分用戶屬性,做到專屬內容推薦,真正實現千人千面。此次“AIoT 定制電視項目”的啟動或是阿里在 AIoT 領域和 OTT 市場的又一重要舉措,智能電視將被視為智能中樞,納入到龐大的阿里 AIoT 體系中,為行業伙伴提供開放、便捷的 IoT 連接平臺。

  萬物智聯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是 AI 與 IoT 的結合,以智能電視為載體,我們期待阿里 AIoT 的戰略布局給智能電視行業帶來驚喜。

4、 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工作 996,生病 ICU。

  這句本屬于中國程序員之間的自嘲之語,在兩周內,成了他們抵制過勞工作的口號,響徹互聯網云霄。

  事情緣起于 3 月 26 日,一名程序員建立了一家叫做“996.ICU”的網站,以此控訴在中國互聯網極為盛行的 996 工作制(如下圖)。

  在這個網站上,任何人都可以將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實行 996 工作制抑或者是存在違法加班的公司匿名公布,并附上證據鏈接,由此就衍生出一張“程序員找工作黑名單”。

  截至 4 月 8 日,已有包括華為在內的 84 家企業被列入黑名單,互聯網大廠近乎集體中獎,有些實行的還是 9106 工作制,即比 996 還要晚一個小時下班。

  在繼續收集黑名單的同時,該網站正在開發新的殺手锏。他們準備起草一份有關開源代碼的協議,未來將阻止上了黑名單的互聯網公司使用。

  而針對 996 這個工作模式,網上也是議論紛紛,有人說 996 是激烈的市場競爭所致,有些則指出,996 工作制恰恰暴露了企業的管理無能,只能通過硬性延長員工上班時間來解決效益問題。

  不過,小巴認為,996 及過勞工作的發生,或許不能單純只歸咎于個體或企業,還有些更“大”的因素。

  01

  能者多勞

  1992 年,波士頓大學社會學教授朱麗葉·B·斯格爾通過統計發現,1987 年,美國勞動者全年工作時間為 1949 小時(周平均時間 37 小時),比 1967 年整整多了 163 小時。

  由此,她認為美國進入了過勞時代。

  然而,不到 20 年后,經合組織(OECD)調查了包括經合組織成員國在內的 36 個國家員工平均每年工作小時數,美國年平均工作時間已降到 1789 個小時(周平均工作 34.4 小時),比過去大幅度減少了。

  誰減輕了美國人的負擔?

  特朗普道出了該變化的一部分真相,他曾在演講中提到“從 1997 年算起,美國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制造業崗位”。

  而“接管”者正是中國。自 2001 年后,中國逐步替代歐美和日本,成了制造業大國,而代價就是相關行業的工作時間大幅增加。同樣的列表里,中國人的年平均工作時間高達 2000-2200 小時,比當年斯格爾版本的過勞還多出 50 個小時。

  其中,制造業的變化尤為明顯。2004 年的數據顯示,制造業半數的勞動者每周平均工作 40 小時,但更有 31.9% 的人工作超過 48 小時。

【今日學習必備】

【Linux面試真題】- Linux 下命令有哪幾種可使用的通配符?分別代表什么含義?

“?”可替代單個字符。

“*”可替代任意多個字符。

方括號“[charset]”可替代 charset 集中的任何單個字符,如[a-z],[abABC]

【Python面試真題】- Python里如何反序的迭代一個序列 ?

如果是一個list, 最快的解決方案是:  
  
list.reverse()  
try:  
    for x in list:  
        “do something with x”  
finally:  
    list.reverse()  
  
如果不是list, 最通用但是稍慢的解決方案是:  
for i in range(len(sequence)-1, -1, -1):  

x = sequence[i]  

>【就業喜訊】

【學員喜訊-809期】- 從每個月3k到每個月10k,馬哥教育為你的高薪夢買單

視覺中國周五開盤跌停 天津網信辦要求其全面整改【馬哥教育新聞快報398期】

【近期開班】

Linux面授班:2019年5月8日(北京)
Linux網絡班:2019年5月4日(網絡)
Python面授班:2019年6月24日(北京)
Python網絡班:2019年5月25日(網絡)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400-080-6560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日,09:00-18:30

QR code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